原标题:一枪撂下两只大鸟淳安持证猎人摊上大事

被猎杀的两只白鹇。被猎杀的两只白鹇。

  他被卡点拦下时,心里没底——后备厢里有两只“会飞的”,他不确定那是什么鸟,名不名贵,受何种保护。但是摸一摸手里的猎枪,他平静了不少——他有持枪证,有狩猎证,他是一个合法的猎人:小到两三斤重的兔子,大到二十几斤的黄麂,甚至两三百斤的野猪都能打,偶尔打到一两只小鸟总不要紧吧?

  事实并非如此。治安卡点的执勤人员很快发现了他后备厢的两只鸟,很快把他移交给了森林公安。

  他摊上大事了——经过调查笔录、现场勘查、证据固定等一系列程序之后,1月3日淳安森林公安局将相关材料提交司法鉴定中心,那两只鸟被初步判定为“白鹇”,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热成像仪上出现一个白点

  他想也没想就开枪

  去年12月30日下午,淳安当地人徐洪(化名)接到好友电话,电话里,朋友说千岛湖某处荒岛上发现野猪。当天傍晚徐洪出发。他觉得马上就要过节,如果能打到一只野猪,大家能过个好节。

  徐洪今年40出头,淳安人,是一个拥有双证(猎民证、猎枪证)的人。他要去打猎的这个地方距千岛湖镇约15公里,经过20分钟车程后可到上江埠大桥。停车,然后上船,行驶3公里抵达不知名小岛。他转了一圈又一圈,并没有发现野猪的踪迹,到了晚上九点,他开始下山——他的枪安装有热成像仪,只要有活体动物出现,屏幕上会显示白点。

  “都快到山脚了,突然就有了动静。”徐洪看到屏幕上出现一个极小的白点,方位就在侧前方的一根树上。“通过白点的大小,判断可能是一只鸟。”他用红外线瞄准,然后击发,然后有东西掉落——是一只鸟,棕色,几斤重。

  徐洪捡起这只鸟后,他又听到有东西在湖面拍打,灯光一照,是另一只鸟,羽毛雪白。

  他判断是自己开枪打中第一只鸟时,这只鸟受到惊吓跌落湖中。

  他在开枪前并不知道这两只鸟的种类,被击落后自然是要拿回家去。10点左右,他经过上江埠岗亭,在公安例行检查中被拦停,后备厢的两只鸟被发现。

  打死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猎人摊上大事

  淳安森林公安接警后立即赶到上江埠岗亭。

  “询问过后还进行了笔录,次日还到现场勘查。”周锐警官说,被抓的两只鸟一雄一雌。雌鸟被枪击死亡,雄鸟的伤情较重。“专业人员即刻对雄鸟进行抢救,但因伤势过重没有成功。”凭着多年的执法经验,他们认为被抓捕的两只鸟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鹇。近日,森林公安将多角度的鸟类特写照片等材料提交给了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初步的判断证实,这两只鸟均为白鹇。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不是有了“猎民证”

  就能为所欲为

  那么,对于一个有猎枪证又有猎民证的人来说,打了两只白鹇要不要紧?

  “对于此类动物,抓捕一只就要‘定刑’,6只为重大案件,10只以上为特别重大案件。”周锐介绍,并不是“有证”就能为所欲为。在淳安,猎民可以猎捕的一般仅限于华南兔、黄麂、野猪。“野生动物的受保护级别和动物体型大小没有关系,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和范围内打野猪,但坚决不允许伤害任何一只鸟,更不用说是白鹇。”

  钱报记者了解到,每年的4月1日至9月30日是淳安当地的兽类禁猎期;3月15日至6月30日是爬行类(比如蛇)禁猎期;全年禁止猎捕两栖类(比如青蛙、蟾蜍)和鸟类野生动物。“一旦误杀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应当立即向相关部门报告或报警。”周锐说,责任人不得将动物搬离或做其他处理,“即使是误杀也要承担相关责任,当然情节会相对减轻。”

  限制还有很多。禁止使用军用武器、气枪、毒药、爆炸物、电击或者电子诱捕装置、猎套、猎夹、地枪、排铳等工具;也禁止使用夜间照明行猎、歼灭性围猎、捣毁巢穴、火攻烟熏、网捕挖洞、陷阱、捡蛋、鸟鸣音乐、设笼诱捕等方法。最后一点:一般来说,取得猎民证件的人只能在本乡镇猎捕,不得跨境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