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黄筱 胡锦武 秦宏 刘硕

  书画琴棋、摄影收藏、小赌小酌、诗酒花茶……这些看起来高格调的业余爱好,因为一些官员的“玩心”太重而变了味,甚至成为滥用手中权力、任由腐败滋生蔓延的重灾区。

  中央巡视组在专项巡视反馈中指出,有些部门和地区的干部玩风较盛。记者了解到,玩风重的情况在部分官员身上表现形态各异,但其核心皆为在“玩”中形成权力变现,一些官员因为“玩心”太重而“玩过界”,甚至也有官员“玩掉”了自己的前途。

  “玩风甚重”其实并不新鲜

  前不久,中央第二巡视组向文化部反馈专项巡视情况,“干部玩风较盛”是巡视组反映的主要问题之一。而在不久前,《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也正面回应中央第一巡视组提出的“一些领导干部玩风甚重”问题,表示在全区部署开展领导干部“玩风”问题专项整治。

  然而,在领导干部中“玩风问题”并不新鲜,多位官员皆因“贪玩”而断送前途,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据了解,陈明宪在任时,对打牌、唱歌等娱乐活动样样喜欢。他曾长期居住在华雅国际大酒店贵宾房,在老板的庇护下,酒店成了他玩牌腐败的场所,一些老板为了拿项目,排着队拎着大量现金上酒店陪打牌,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万元;陈明宪找一些下属谈事,有时也在牌桌上解决。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也曾因“贪玩”而出名。陈安众在2001年至2006年担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把宾馆作为办公场所,成天花天酒地,莺歌燕舞,随身携带围棋,经常与人切磋技艺。在他的影响下,一些党员干部也开始变得“贪玩”,肆意挥霍公款,毫无底线。

  此外,官员兼职地方书协主席的现象,也引起了社会对领导干部玩风甚重的关注。一些在任或者退休干部以陶冶性情之名,行中饱私囊之实,把权力和人脉作为换取利益的资本,一些书法绘画作品只不过是一层“外衣”。

  “玩”出来的腐败花样百出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领导干部有些业余爱好本无可厚非,但是把发展兴趣放在工作时间,甚至把娱乐和工作混为一谈,官员的爱好衍生为权力寻租的“窗口”,享乐主义风气渐盛,暴露了“玩风”背后的腐败本质。记者梳理发现,一些官员“玩”的花样百出,手段令人惊讶。

  ——“玩弄”公共资源。尽管中央八项规定已经对领导干部的行为做出了严格约束,但一些官员仍置规定于不顾,任意占用公共资源为自己的“艺术追求”保驾护航。

  一些领导干部以视察为名义,实则进行摄影采风等活动,甚至有人干脆明晃晃地把公车开进了采风队伍。例如2014年7月,内蒙古发生了“大排量越野车在草原遮挡号牌采风‘拍马’”的事件,经查车队中包含4辆公车并遮挡了号牌。虽然有关部门已经处理此事,但对于为何遮挡号牌一事仍语焉不详。

  ——以“雅好”敛财。据调查发现,一些领导干部对于奇石美砚、书画古董、名酒名茶等颇为喜爱,看似“雅好”的背后,其实大多隐藏着贪腐痕迹。

  据了解,2014年9月被查处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作为“摄影家”,在被调查期间,从家中搜出价值高昂的摄影器材;喜欢玉石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玉石就成了找他办事的“敲门砖”。

  ——热衷艺术兼职。一些领导干部虽然字写得一般、画工也不精致,但却可以轻松当上书画协会的主要领导,其背后实际上隐藏着隐蔽度相当高的腐败行为。

  一些官员把切磋技艺变成拓展人脉的手段,把交流作品变成抬高身价的方式,把书画收藏变成行贿受贿的渠道,种种“潜规则”“障眼法”,给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违法行为加上艺术的“包装”。

  管住“玩心”还需常抓细抓

  不少基层干部、专家学者都呼吁,对于领导干部的“玩心”和过界行为,应该进行彻底深入的查处,并应当以更大力度进行约束。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认为,对于官员的“玩心”,首先要查清楚其有没有利用“玩”为自己或“小圈子”牟利,如果确实存在不当牟利行为,那么就是腐败行为,要对其进行严肃处理。

  官员为何敢把手中的权力与“玩”结合在一起?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系主任颜三忠表示,因为“玩”的行为通常比较隐蔽,而且腐败的成本和风险性相对较低,官员才敢逐步深入其中。“一些官员在玩的问题上,从最初的小打小闹开始,受到利益的诱惑,胆子越来越大,玩心也越来越重,而且在玩的过程中很容易丧失警惕性,防线彻底失守。”他说。

  颜三忠认为,当前反腐已经走向纵深,对于“玩风甚重”等问题,需要以更深入的反腐动作揪出隐蔽在深处的权钱交易行为。“应该加大对违法乱纪惩处力度,加强对官员手中权力的监管,管住权力才能预防滥用行为的发生。”颜三忠说。

  任建明认为,对于官员的“玩”,应该审查其中是否滥用公权,是否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对官员的行为作出界定。“对于官员‘玩’出来的腐败行为还是要靠群众共同努力去发现,建立群众举报机制,揭发举报身边的隐性腐败行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