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齐小姐爆料称,她们两姐妹去年做了整容手术,今年开始出现异常,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维权。齐女士:“2018年1月份在丘山医院做了整形手术,当时也是特别信任这个医生,我们为了节省一点费用,他那边会给我们便宜一点,就带我们来丘山医院做手术,然而手术完一年以后我跟我表妹都出现了排异反应。”

  齐女士:“当时那个鼻子有照片,我跟他讲肿得像大象鼻子,年初开始我的鼻子就有小的异物陆陆续续从嘴巴里面掉出来,像长牙齿一样的。”在照片中看到,齐小姐的口腔上方,长出硬物。在四月份的时候,齐小姐在院方的建议下,同样取除了假体。这张照片是她原本鼻子的形状,这是整容后肿胀的样子,而现在取下假体后,看得出鼻子还是出现变形。齐女士:“我们现在感觉整个过程特别不正规,首先我表妹去做这个手术,没有经过任何的设计,没有经过跟医生见面沟通,也没有做任何体检,连个血型都没有验,所有都没有验,去到医院直接被叫到手术室做手术,第二就是这个钱我们都是直接交给医生个人微信,没有开具任何发票,我当时的手术同意书和病历只有单份,只是保存在医院,而且医院并没有盖章。”觉得手术出现问题,为什么齐小姐不立即找第三方鉴定呢?齐小姐说当时她是用优惠的价格和表妹一起做的手术,但想不到现在维权很难了。

  齐女士:“其实有的,我有找第三方鉴定机构,但是鉴定机构需要的条件,医院这边都提供不了,比如说正规的发票当时没有开,医院的病历也没有,当然有但是是不正规的那种,没有盖章也没有正规的模板,七七八八各种东西都提供不了,导致我没有办法鉴定。”院方表示他们证照齐全。优惠的价格是由于朋友的关系,市场价格两人5,6万元的整容费用,当时他们只收取了25000元的费用。院方负责人:“他这个手术是不规范的,如果是规范的话就不是现在这个状态,他的先生是杜教授的朋友,出于朋友关系帮忙做一下,就收取材料费用,他就答应了,你去看他们转账记录就可以发现,手术价格并不高,他这个手术和他妹妹的手术都是只收取了材料费和手术正常的操作费用,这个手术价格特别低不算高,就出于朋友关系互相帮忙。”院方表示他们手术顺利,齐小姐姐妹两人出现的排异情况,或者感染一年后才出现,他们也已经尽责地帮她们取出假体。

  院方负责人:“就是任何手术的感染不会在超过一年之后才发生,她当时又提出一百万的赔偿要求,我建议完全按照法律程序,对于消费者以后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你至少要保持去咨询第三方客观的医学知识和判断,看这个手术是否有问题。”院方表示这件事他们会尊重法院的判决,如果判定是他们的责任,他们会依法进行赔偿。齐女士:“我还是提醒广大求美者,一定要去正规的求美场所,而且要有正规的发票,出现问题不要在小医院继续做修复,尽量去三甲医院大医院,权威医院,去做修复去做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