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到女儿,蔡瑞兴总是会拿起收藏了16多年的奖状,那是女儿走失前在学校获得的奖学金证书和参加志愿活动所获得的证书。

  蔡瑞兴是福建漳州龙海人,女儿名叫蔡伟娟,是家中的独生女。2003年,蔡伟娟考入江西井冈山学院(2007年恢复更名为井冈山大学)中文系,谁也没有想到,大二上学期她突然失踪,再也没和家里联系。

  16年来,蔡瑞兴的足迹踏遍了江西全省以及湖南、湖北、安徽、浙江、广东、福建等地,张贴、发放寻人启事十多万张。为了节省寻亲费用,蔡瑞兴多选择在车站、公园过夜,路上多以面包、饼干充饥。他有个信念——女儿还活着。

16年寻女未果,蔡瑞兴出15万酬金寻求线索。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16年寻女未果,蔡瑞兴出15万酬金寻求线索。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女儿,你究竟在哪儿?”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蔡瑞兴表示,他拿出东借西凑的15万元作为酬金,希望有知情者或者好心人帮自己找到女儿。

  离奇失踪

  时间回到2003年。

  那年,19岁的蔡伟娟考入位于江西省吉安市的江西井冈山学院中文系。第一年蔡伟娟就两次获得专业奖学金,并被评为优秀青年志愿者。蔡瑞兴说,平日里,蔡伟娟每周都会和家人通话,分享她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情况。

蔡伟娟曾经在井冈山学院就读。蔡伟娟曾经在井冈山学院就读。

  2004年11月19日,对于蔡瑞兴一家来说无疑是难忘的一天。这一天,蔡瑞兴突然接到女儿班上副班长的电话,说蔡伟娟不见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妻子和年迈的母亲双双晕倒,突如其来的冲击也让蔡瑞兴变得恍惚。

  将妻子和母亲送往医院安顿好后,蔡瑞兴连夜赶往江西井冈山学院。

  到了学校后,蔡瑞兴才了解到女儿在11月16日就已经失踪,自己接到电话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女儿已经失踪了整整3天。

  班上同学最后一次见到蔡伟娟是在图书馆。16日那天,早上只有两节课,课后蔡伟娟便到图书馆借书,还遇到了同样去借书的同班班长林少俊。

  林少俊向澎湃新闻回忆,那天早上下课后自己去图书馆借书,看到了蔡伟娟,还互相打了招呼,当时蔡伟娟和往常一样并无异样。后来,蔡伟娟便从同学的视野中消失了,直到19日都不曾到教室上课。

  而令蔡瑞兴至今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女儿失踪了三天自己才被告知。据蔡瑞兴回忆,当时女儿的辅导员解释说因为大学是开放式的,可以去上课也可以不去,无法判断学生是没去上课还是失踪。

  此后一度有一些线索出现。据蔡瑞兴介绍,在2004年11月21日,有位看过寻人启事的退休老师周祥岐在吉安市人民广场散步时,在广场中的一个花坛里发现了被遗落的课本、镜子等私人随身物品,经蔡瑞兴查看,确为自己女儿的物品。

蔡伟娟照片。蔡伟娟照片。

  7天后,又有一位农妇在距离学校10多公里的青原山处发现了蔡伟娟的单肩牛仔挎包。当时青原山并非旅游景点,位置偏僻,人也比较稀少。

  蔡瑞兴怀疑女儿被绑架,因为女儿的证件都还在宿舍里,没有外出的迹象。

  江西省吉安市公安局青原分局的立案通知书显示,该局于2011年8月12日把蔡伟娟失踪列为拐卖案进行立案侦查。

  蔡瑞兴说自己的女儿很乖巧,每周末都会给家里打电话。失踪前几天的周末,女儿还给自己打电话,电话里嘱咐蔡瑞兴和妻子两个老人在家中要照顾好身体,自己也会努力学习,把自己照顾好。

  可蔡瑞兴没想到,如此平淡无奇的对话竟是自己和女儿的最后一次通话。

在校期间,蔡伟娟曾获优秀青年志愿者。在校期间,蔡伟娟曾获优秀青年志愿者。

  16年寻亲路

  2004年,大学的图书馆内没有设置监控,因此无法通过查看监控录像的方式来获知蔡伟娟之后的行踪。无奈,蔡瑞兴只能通过张贴寻人启事和实地查看的方式来寻找女儿的下落。

  蔡瑞兴说,自己在前往江西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回家,一直待在学校附近寻找。在2005年的除夕夜,蔡瑞兴仍一个人带着几个饼和一瓶水,在学校和青原山之间走了两趟,然后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找。

  “天气非常的冷,但是我当时想,怕她被人家绑架然后逃跑出来在外面流浪,想到是春节,我心中不甘,就想到青原山那里再去找看看。”蔡瑞兴知道,春节期间留在家中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也很痛苦,但为了不放弃一丝找到女儿的机会,他选择留在江西。

  “我是没管那么多了,因为我当时真的挺痛苦的,有几回想到了去跳汉江大桥(结束生命),但是想到我老母亲已经80多岁了,现在我走了,她肯定也会走。真的很痛苦。”蔡瑞兴说。

  一直到2005年8月,不堪打击的妻子和母亲相继住院,蔡瑞兴才不得不返回家中。那时,原本体重有120多斤的蔡瑞兴回家的时候只剩下80多斤,家人几乎快要认不得他。这次回家之后,蔡瑞兴每年又会出去,到江西省周边的省份寻找。

  女儿失踪前,蔡瑞兴经营着一家电器店,生活上没有很沉重的负担。但是自从女儿失踪之后,因为需要经常外出找女儿,无暇顾及店里生意,只能将许多电器低价亏本卖出。

  16年来,蔡瑞兴去过浙江、广东等省份的多个城市。打工赚了一些钱,他就马上出去打听女儿的下落,没钱了再返回老家继续打工。这些年下来,蔡瑞兴换了好几份工作。

  “我去过泡沫厂做泡沫,也到瓷砖厂去帮人家搞瓷砖,还去当保安人员。我就乱做,回来有工作我就做。”提起这么多年的不易,蔡瑞兴满是感叹。

  每到一个地方,蔡瑞兴就尽量到公交车站、火车站等人群密集的地方张贴寻人启事。而为了节省费用,每次只有他一个人出去,而且他几乎把钱都花在了车费上,很少住宿,一般就住在火车站等有人经过且比较安全的地方。

  蔡瑞兴曾接到过许多看到寻人启事的人打来的电话,只要有一点线索,他就马上赶往当地确认。只是,每次满载着希望去,收获的只有失落和无助。

  这之中还有不少是诈骗的电话。蔡瑞兴说,自己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后赶往湘潭,谁知在和提供线索的人见面后被对方劫持搜了身,被拿走了400元。最后剩下的70多元还是蔡瑞兴祈求对方给自己留下的返程的车费。16年,蔡瑞兴去过了江西各市及周边省份,留下一张张火车票,然而仍然没有找到女儿。

16年,蔡瑞兴去过了江西各市及周边省份,留下一张张火车票,然而仍然没有找到女儿。16年,蔡瑞兴去过了江西各市及周边省份,留下一张张火车票,然而仍然没有找到女儿。

  愿出15万酬金寻女

  蔡瑞兴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再看见女儿一眼,想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如何。

  “我作为父亲,不管她现在精神怎么样,或者是遇到什么问题,让我亲眼见一眼,看看是怎么回事。不管她怎么样,我都会去爱她,去关心她。我都会一直在,反正我会帮助她渡过难关的,这样我死后才会瞑目。”说到这,蔡瑞兴逐渐哽咽。

  虽然警方也在2011年时立案侦查,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并没有线索和进展。这些年,蔡瑞兴也在试图找各地媒体。

  如今16年过去了,蔡瑞兴也已步入了花甲之年。蔡瑞兴的身体也不再允许自己像以往那样频繁出省寻找,而现已98岁高龄的母亲自从前几年摔断股骨头之后,也离不开他的照顾。

  这16年来,为了寻找女儿,蔡瑞兴一家花了20多万,寻女的15万悬赏酬金,也是东拼西凑借来的。现在蔡瑞兴希望能够有知情者或者好心人帮助自己,让自己在生前再见到女儿一面。

  “我很想她。”这是蔡瑞兴接受采访时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