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鑫(化名)是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的大三学生。大一、大二学年,他在学校分别报名参加NIT(全国计算机应用水平考试)和人力资源管理师两项技能证的考试培训,并向学校交了1100元的“报考费”。

  在这位同学的印象中,一般一个技能证在学校的报考费在500元到600元之间,其中包含了培训费和考试费,部分技能证的报考费超过1000元。而如果通过官方渠道报名,报名费只需要几十元到一两百元之间。

  尽管这两个证书与专业没有任何关系,王乐鑫还是选择在学校报考。之所以如此,王乐鑫介绍,是因为学校“三证换一证”(一个等级证、两个技能证换一个毕业证——记者注)的规定。因为关乎毕业证及担心自己单独网上报考过了学校不承认,王乐鑫和大部分同学都在学校报考。

  近段时间以来,江西应用科技学院多名在校生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反映,学校将考证与毕业证挂钩,报考不仅要缴纳标准考试费,还要缴纳高额培训费,且只能在学校指定的目录内选择报考。还有学生就学校乱收费、强制实习等问题通过多个网络渠道发声维权。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不报学校组织的培训班,自己考的证不算”

  江西应用科技学院的官方网站显示,该校在校生1.5万余人,是经教育部批准设置、具有独立颁发国家高等教育学历资格的全日制应用型本科高校,始建于1984年。学校以市场为导向,建有人工智能、通讯、软件开发等多个校内实训中心和校外实践实训基地,开设本专科专业70多个,校企合作专业达到80%以上,职业培训项目近100项。

  自大一入学以来,学校便告知吴雪(化名)需两证换一证(两个技能证换一个毕业证——记者注)。既然是两证换一证,吴雪就问辅导员:不报学校组织的培训班,自己考的证算不算?对方回复她:不算。

  考MOS(微软办公软件国际认证)前,仅参加了学校的一节培训课,吴雪就上了考场。事后她收到了一封邮件,告知她已“通过”此项考证,但是,至今她也没有收到任何纸质和电子版的证书。

  在王乐鑫看来,一些所谓的培训费、辅导费,“是因为这些证书在学校设立了考点,考试会放水”。

  考NIT时,在学校接受了5天的培训,王乐鑫就参加了考试。据他说,考前最后一天,学校发了答案,他顺利地拿到了证书。而考人力资源管理师证时,只培训了1天,他就参加了考试。这次考试王乐鑫没有通过,但学校依然收了每人550元的报考费。

  今年实习前,辅导员又向王乐鑫和同学建议:“你们既然学了无人机专业,应该报考无人机机长证(AOPA超视距驾驶员)或无人机驾驶员证(AOPA视距内驾驶员)两项等级证。”这名辅导员同时告诉他,报考这两个证书就可以抵免6个月的实习,而一个证书的报考费就超过了1万元。

  该校教师陈龙(化名)告诉记者,学校一些收费的弯弯绕绕多,很多学生并不了解内情,如普通话等级考试,国家收25元报名手续费,学校收150元——学校不会明说就是考试费,而是“包含培训费”。

  陈龙介绍,150元的收费标准由负责组织考证培训的学校职培中心敲定,但培训课程却又要学校各分院自己组织,学校财务实际上拨给各分院的培训费用,少之又少。“如果找不到合规、专业的老师,只能压缩老师人数或自己学院老师加班培训,100多个学生挤在一起上大课,学生体验的是——我交给学校150元‘考试和培训费用’,但上的却是不专业的、敷衍的培训课。”陈龙说。

  记者获得了一份该校内部2020年培训考证收费表(高职、本科)。该表格显示,电子表格、图像处理、网页制作等证书科目在校内的报考费报价为550元,报名和辅导成本仅135元,除去合作学校等分成,每个考生身上的利润就有202元。一些收费更高的证书科目如“初级会计师”“二级建造师”,可以赚的利润都在600元及以上。

  “或者参加指定实习,或者参加校内额外收费的短培项目”

  会计专业的宋欢(化名)没想到,今年9月,自己的毕业实习竟被安排到一家温泉酒店客房部,一天要打扫五六十间客房,工作内容还包括扫厕所、刷马桶。此前学校给她和同学两个实习选项——工厂或酒店,工厂的实习期是4个月,酒店是6个月,二选一。因为无法自主选择实习单位,也交不上各种“培训班”的费用,最终她选择了酒店。几天后宋欢选择“逃”跑。

  也去酒店实习的肖平(化名)自称是其中的“幸运儿”。他被分到服务中心工作,而跟他同一批在酒店实习的同学,大部分被分在客房部或餐饮部,当保洁员和服务员。计算机专业的他同样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实习的内容是如何做好一个服务员?”

  记者调查发现,该校不少专科大三毕业班的学生被安排到指定企业强制实习,不少人的实习企业(实习岗位)和专业不对口。一些接受采访的学生告诉记者,毕业实习不但要承受加班、两班倒的工作压力,还面临着扣工资、毕业证难以到手的风险。有的学生一个月到手工资还不足2000元,实习不满半年,学校则以社会实践分数不够为由,不给颁发毕业证。被强制签署的合同上原本规定的上五休二也变成了天天加班。

  陈龙指出,学校强制学生实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能从企业赚取“劳务费”。而不参加指定实习的学生,就必须有“正当理由”,也就是报名参加(专科)大三/(本科)大四阶段校内各种额外收费的短培项目。费用低则一万元出头,高则一万六七千元。因考研或其他原因免实习的学生,是极少数。

  “为了让学生参加短培项目,学校采取的方法一般为软硬兼施:先分班级开招生宣传会,让各个短培合作企业来校宣传,然后对既不报名、又不想去实习的学生重点攻关,最主要的手段是拿毕业证吓唬。”陈龙说。

  王乐鑫也向记者证实了该说法,他身边一些想要自主选择实习企业的同学,都因学校在手续上的百般刁难及害怕毕不了业,最后作罢。而留校参加各种名目的“校企合作”培训班或考研、考证、专升本培训及短期培训都可以抵免实习,但这些都需要向学校交一大笔钱。

  “再好的培训项目,怎么可能两个年级的学生都自愿参加?”

  今年6月底,江西应用科技学院大三学生卢深林的辅导员在班群里发了一则SYB+GYB(开办企业培训和创业意识培训——记者注)培训项目的通知:为更好地服务2021届本科专科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学校将于)7月11日-20日开展创新创业培训,30个人一个班,由人社部门认证注册的专业讲师授课。学员培训完成,经考核合格,颁发江西省人社厅统一印制的《高校毕业生创业培训合格证书》,毕业后可到各省大学生创业基地免费入住3个月以上,另可申请10万-30万元3年免息创业贷款。

  7月8日,班群发布了补充通知,强调此次培训完全免费,获得创业培训合格证书的学员,在创业时可以向政府申请10-50万元的无息或贴息创业贷款。

  该补充通知同时提到,尊重学生意愿,本次不能参加培训的同学可以在毕业之前择时完成培训,修完学分。

  既然是自愿原则,又临近暑假,卢深林和班里的大多数同学都决定7月10日参加完期末考试就回家过暑假,这次就不报名了。可辅导员又在群里补了一句,本次未参加的同学后期再回来补修学分。因为关乎学分,他和同学只好报名。

  培训期间,学校又让他们签署了自愿报名承诺书。“明明说的是自愿报名,为何会和学分挂钩?既然是必修的学分,为什么又要签署自愿参训的承诺书?这分明是强制培训。”卢深林说。

  7月16日,卢深林和同学都签署了“代为申请职业培训补贴协议”。记者在一名学生的“个人申请职业培训补贴表”表上看到,培训日期是今年7月10日至7月16日,培训时长为7天80课时,组织培训的培训主体是“南昌成远职业培训学校”。申请职业培训补贴金额是一人1300元,由培训主体代领。

  “职业培训补贴为什么是学生个人申请,却由培训机构代领?”卢深林和同学询问该培训机构负责人,对方回复,学校的场地、电力、师资及教材的费用都需要花钱,国家有政策有文件,这个钱只补培训机构。

  陈龙透露,江西应用科技学院并不属于创业培训(实训)定点机构,也没有开展相关培训的资质,所以学校才会委托外部有相关培训资质的培训机构承接本校学生的创业培训项目。

  陈龙记得,今年7月,期末考试结束后,学校将两个年级(17级本科、18级专科)3000余人强制留校培训。“再好的项目,怎么可能两个年级的大部分学生都自愿参加呢?”

  陈龙怀疑,学校和培训机构间有猫腻,双方按比例“瓜分”了上面下拨的培训补贴。

  而一名曾参与SYB+GYB创业培训项目的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表示,该培训项目要想“挣钱”,必须得有“关系”,除了培训学校资质,还得有创培资质,不然没办法拿指标。此外,做项目还得和学校分成,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不同学校价格不一样。

  “优势不明显,‘校企班’每年多交的5000元学费意义何在?”

  作为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智能制造工程学院机器人工程专业的本科生,李剑2019年入学时填报了该专业的校企订单班,入学后他发现,尽管比普通班的同学多交了5000元学费,可两者的课程没有任何区别,很多时候两个班的学生都在一起上课。

  今年9月学校突然取消了该专业的校企合作班,李剑和校企班的同学都转入了普通班,学校承诺退还的5000元学费,至今未到账。

  在采访中,不少在校学生向记者吐槽,号称“解决就业”的“校企订单班”:每年比普通班多交5000-7000元不等的学费,课程水,收费高,一些专业3年或4年下来都见不到应有的企业设备和实训课,无论是资金设备还是师资力量都没能落实。

  而王乐鑫曾查阅了无人机校企订单班的企业方资料,发现该企业实质上就是一家无人机考证培训机构,其核心课程就是为民航局无人机考证。

  卢深林还记得自己入学时,学院的一位老师说:每年多交5000元报个校企班,有企业的讲师来授课,还能对口实习,包就业。而后来同班同学告诉卢深林学校的另外一套说法:你们这届报普通班的人数太少,开不了班,只能报校企班。班里有近一半想上普通班的同学,就这样来了校企班。

  可让卢深林失望的是,学校招生时宣传保证就业的校企班,并没有完全兑现承诺,“上届很多学长学姐毕业实习都去了电子厂,毕业后是自己找工作”。

  一名模具设计与制造专业校企订单班的学生则告诉记者,在学校与企业的合作合同已经解除的情况下,第三学年他们仍需上交5000元的校企合作费用,大三实习也和自己所学专业不对口。

  王乐鑫不理解的是:既然一些校企订单班与普通班在就业、实习等问题上并未有任何优势,那么这3年来,每年多交的5000元学费意义何在?

  陈龙发现,每年的入学季,在学校进行校企订单班招生宣传的并不是企业的技术人员,而是营销人员。他说,在招生宣传时,营销人员什么话都敢说,对口实习、对口就业、毕业起薪多少等等,一味地给学生画大饼,最后真正能兑现的非常少。

  校方:没有强制学生实习,没有强调学生一定参加学校培训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11月10日致电江西应用科技学院副董事长汪玉奇,对方表示采访请联系学校宣传部。记者拨打了该校宣传部部长何文学的手机,何文学表示,“学校确实有安排学生实习,实习是按照上面文件精神安排的。我们是应用型学校,要有实践教学,实习岗位确实没有完全做到100%的对口,学校也一直在努力。”

  何文学称,学生实习都签订了三方协议,至于工作时长,学生去实习后,一些实习单位可能要求学生加班,“当然加班是有报酬的,有些学生不愿意加班,所以才会有这种负面情绪”。他同时表示,学生也可以自己找实习单位,每年学校都有学生自己找单位实习,只要有实习证明都可以认定。

  当记者询问,是否报校内的培训班就可以不参加实习,何文学回复,报培训班的可能是校企合作专业的学生。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想就学生反映的乱收费、强制实习等问题进一步采访,何文学称,至于是否接受采访及以何种方式接受采访,要第二天上午上班请示、汇报学校领导后才能给出答复。

  11月18日上午,何文学告诉记者,可以接受书面采访,记者随即发去采访提纲。当日中午,何文学打来电话称,现在学校里主要领导都不在。他表示强制学生考证的情况,肯定是不属实的。“职业教育本身就是要鼓励学生要多参加技能培训,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学校确实有鼓励学生去考证,但没有强调一定要参加学校的培训。”何文学表示,一些没有参加学校培训的学生,也照拿毕业证。

  何文学还称,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实习单位,学校没有强制学生实习,“不过从整体看,全校学生中自主实习的这个比例肯定是很低的,但是这个路子是通的,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实习,专科中还有少量的专业确实做不到对口。”

  本报南昌11月18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卓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