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节年为首。春节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父母的殷殷期盼,还是孩子的不舍眼神?是一桌子菜的年夜饭,还是塞得满满的后备箱?相信对于每一个努力奔跑的追梦人来说,离家,更多是为了更好地踏上回家的路。每一次回家过年,都是汲取再次出发的力量,让人朝着梦想的方向继续努力前行。

  去年此时,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区域隔离、假期延长、返工受阻、物流受限,多种因素作用下,小微企业、个体户无法正常开工。那些最平凡的人,也在承受着生活最重的压力。时至今日,许多小微企业、个体户仍然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

  相对于大中型企业更为坚实的资本资源积累,小微企业以及个体户抗风险能力低,受停工影响更大、资金压力猛增,部分小微企业经不起几个月的歇业滑向了破产倒闭的边缘。在艰难的新冠疫情之下,金融界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温暖人心。

  由民营企业合资组建的民营银行,在危机时刻彰显担当,与民营小微企业守望相助,采取一系列帮扶举措助力疫情防控、支持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在产品创新、服务提效方面潜心打造,针对小微企业融资痛点,践行普惠金融战略,为小微企业和个体户经营带来“及时雨”,让广大创业者的梦想不NG。

  2021年2月28日,裕民银行空中停机坪上演一场梦想快闪直播。江西交通广播主持人作为梦想助力官,聆听南昌上空梦想的声音,为梦想打call,为梦想助力。

  小微企业、个体户融资借贷有多难?

  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微企业、个体户的经营状况代表一个城市的烟火气。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些小微企业、个体商户受到较大冲击:房租空转、经营亏损、辞退员工、借贷无门、资金链断裂、信心不足……甚至出现“复工复产即破产倒闭”的情况,小店老板在开门与关门之间焦灼摇摆。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小微金融研究中心2019年的调查,一半以上的小微企业隶属于餐饮住宿、文化旅游和批发零售行业。受新冠疫情影响,全国大部分餐饮住宿、批发零售、旅游等消费行业在上个春节假期几乎全部停摆,但房租、库存占用、员工工资等支出却不可免,将直接导致小微企业流动资金占用量上升。许多时候,区区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的流动资金,往往成为压死众多小微企业的“夺命稻草”。

  这对满怀热情的创业者而言,无疑是其梦想的桎梏。然而,小微企业急需资金回血,但在申请贷款方面,与国企等大中型企业相比,存在天然的缺陷:

  从财务的角度看,很多小微企业财务信息不透明,没有编制财务报表,缺乏对现金、应收账款、存货等的良好管理,造成资金闲置与资金紧张同时存在的现象,银行很难掌握小微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导致银行对小微企业选择惜贷行为。

  从管理的角度看,我国的小微企业一般为家族式企业或个体工商户,一般并未建立起规范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导致小微企业运营中的决策更多的是依赖于实际控制人,在人员、资金、技术等方面。

  从经营实力看,小微企业大多规模小、人员少、资产有限,经营稳定性较差,抗风险能力较弱。据统计,中国的小微企业和集团企业普遍短寿,大约是为 2 年到 5 年和 7 到 8 年,而欧美企业的存活年限平均可达 40 年之久。同时,由于资产有限,小微企业一般不能给商业银行提供足值抵押物,从而达不到银行的贷款条件。

  在此次疫情之下,为打好“复工复产”这场战役,国家相继出台相关政策,将贷款的优惠政策天平逐渐倾向小微企业。其中重要一项,就是“破解贷款难,畅通融资渠道”。各家银行机构纷纷响应号召,推出远程办贷、循环贷、延长追偿时限等措施加大对小微企业信贷扶持力度。

  《2019——2020小微融资状况报告》显示,民营银行是小微经营者的重要融资渠道。针对小微企业特点,在当前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应当如何开展小微企业信贷业务,唤醒小微企业经济活力,穿过“疫情”门槛,切实落实各项小微企业信贷支持政策呢?

  信贷产品特色化、地域化、精准化,民营银行为小微企业和个体户打开一扇门

  2020年9月,革命老区江西。在红色故都瑞金市武阳镇,一名生猪养殖户尝了一回鲜。通过智能信贷审批系统,他在线实时成功获得裕民银行首笔100万元猪栏建设贷款授信,这笔资金对疫情中的乡镇养殖户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解决了养殖户扩建养殖的燃眉之急。

  裕民银行,是由民间资本发起的江西省首家民营银行。面对此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裕民银行结合江西本土实际情况,实施无接触、实时化金融服务,推出的商裕贷、农裕贷、金裕贷、税裕贷四款产品全部采用线上审批,无抵押信用贷款的方式。

  其中,“商裕贷”面向中小微企业主;“农裕贷”服务于县域乡镇地区的涉农企业和农户,用于支持农业生产经营周转;“金裕贷”则是针对个人客户推出的消费类贷款产品;“税裕贷”服务有连续纳税记录的小微企业主与个体工商户。

  几种类型的特色化信贷,完整覆盖中小微企业经营、农业和消费这三大实体经济核心领域,助力打通区域经济毛细血管。通过该平台,平均每笔信贷审批时长缩短至秒级,最快300毫秒即可完成。

  疫情期间,像裕民银行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不可否认,在加强对小微企业和个体户的信贷支持方面,民营银行通过信贷产品特色化、地域化、精准化,走在了前列。不少民营银行探索推出新型信贷产品,既符合政策方向,为小微企业和个体户输血,也为自身开拓了新的客户和业务增长点。

  建立智能风控体系,帮助用户完成与普惠金融服务的对接

  对银行而言,给小微企业和个体户发放贷款,确实存在多重风险:财务信息不透明、没有规范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经营稳定性较差。大到几十人的小厂,小到路边的早餐摊、烧烤摊,这些个体户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经营情况不稳定,稍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使其效益降低,更何况置于新冠疫情之下。因此,肯为他们放贷的银行少之又少。

  根据网商银行的数据显示,类似路边摊的小微群体普遍缺乏信用数据,贷款抵押物基本没有,三轮车灶具等也根本不值钱。目前,银行的信贷资金基本上与他们无缘。摊主们只有去银行存钱,却没有从银行借钱的机会。

  一方面是小微企业和个体户有迫切的资金需求,另一方面是银行有严格的审核和风控要求,两难之间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就要求民营银行在对这类对象进行无抵押信用贷款时,必须做好全方位的风险评估。既要为小微企业带去资金流,也要利用现有的科学技术加强银行自身的风险控制,尤其是在疫情期间,线上业务需求量大,对数字化风险管理控制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所幸,依靠科技赋能,银行金融机构逐渐打通了向小微企业和个体户输血的“最后一公里”,帮助用户完成与普惠金融服务的对接。

  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里,中国的互联网银行利用科技手段服务小微企业和个体户,通过线上触达、大数据风控和人工智能,实现大规模、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务,开创了中国独有的创新模式,树立了普惠金融的世界范例。

  以江西的裕民银行为例,该行依托5G技术,完成了30余项数字系统建设,正加速推进AI+平台、AI+营销、AI+信贷服务,实现全业务链条的数字化、智能化管理,对线上业务形成有效支撑,并借力数字科技,打造 了“裕鉴”智能风控系统:涵盖线上授信审批、决策引擎、设备指纹、反欺诈系统、催收系统、字段管理平台、模型部署平台等多个重点核心模块。另外,积极对接工商、税务、赣服通等政务平台及省内数字经济平台,及时掌握客户生产经营数据,以提供7*24小时全线上信贷支持,并在贷款定价、审批、综合服务等方面开辟绿色通道,解决复工达产过程中的资金需求,为心怀梦想的创业者给予资金助力。

  并行定位理论与“长尾理论”

  从性质上而言,民营银行是我国将民营资本注入银行业的一次尝试,既顺应了时代发展,又完善了银行业体系,但与传统四大行相比,民营银行的市场竞争力相对较弱,既无规模优势也无信用优势,将面临不小的困境与挑战。

  因此,民营银行如今应找准定位,如在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等方向加快脚步,同时应将客户定位于中小企业与个人,推出个性化定制金融产品等业务,避免与传统银行正面竞争,探寻尾部市场,寻求一条属于自身的特色发展之路,运用好“长尾理论”,才能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最大化。

  在这方面,裕民银行又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裕民银行坚持自身定位,全部信贷投放于普惠金融领域。在线下,通过专设普惠金融团队加大商超、小商品市场、支付机构等线上线下场景对接,筛选出“经营有前景、产品有市场、资金有需求”的小微企业开展合作,以特色化产品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目前,普惠金融团队扎根南康家具市场,围绕供应链核心企业,实现南康家具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批量营销。

  此外,还开展“数字裕民、走进县域”行动,选择赣西片区和赣南片区作为先期试点,由行领导带队深入县域考察洽谈,以县域白名单客户、乡(镇)村农户、政府平台供应链上中小微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提供定制化金融服务方案。从更高层面上看,这些举措为做好“六稳”、落实“六保”提供了强大支持,也为更好服务江西“作示范、勇争先”注入新鲜血液和力量。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新的一年,怀揣新的梦想,又将踏上一段新的征程。经历了一年来的风雨,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深切体会到“大道不孤,天下一家”这句话的含义。疫情无情人有情,无论是民营银行还是民营企业,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个体户,守望相助才是走出困境的最佳出路。我们有理由相信,心怀梦想的创业者的努力与坚持终不会被辜负。

  想起孙正义曾说过一句话:“最初所拥有的只是梦想,以及毫无根据的自信而已。但是,所有的一切就从这里出发。”

  此刻,让我们就从这里出发,去向梦想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