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 那些濒临消失的陶瓷工艺—剐坯

    01

    那些濒临消失的陶瓷工艺—剐坯


    剐坯是景德镇传统制瓷工序之一,是用特制刀具把实心的坯底子按照规格剐出大小相同的底子来。如何让瓷胎有个透亮的好底子,这道看似不起眼的工序却是关键所在。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剐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现年78岁的曹开永为我们讲述了他的故事。>>>详细

  • 传承:景德镇柴窑

    02

    传承:景德镇柴窑


    千年以来,景德镇烧陶制瓷的第一步就要靠挛窑工建造柴窑。而在明朝万历年间,都昌县四十三都,有个余姓的仁义村,村民大多数以泥瓦手艺为生。其中有位叫余佑民的后生,更是技艺精湛,砌的墙笔笔直直,搭的灶省柴好烧,挛的砖瓦窑,块块熟透。他凭着这身本事,与几个堂兄弟,来到浮梁景德镇,在一家姓童的窑户家里做工。>>>详细

  • 玉岭陶瓷山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03

    玉岭陶瓷山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景德镇市炼玉文化有限公司的前身景德镇市玉岭陶瓷文化山庄,创建于2005年,是一家集古瓷研究、名人作坊、陶瓷生产、特色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实业公司。公司创始人黄国军先生二十余年潜心研究传统陶瓷材料和工艺制作,使得“炼玉文化”成为行业中的一朵奇葩。>>>详细

  • 非物质文化遗产:雕塑手工制瓷的衰与兴

    04

    非物质文化遗产:雕塑手工制瓷的衰与兴


    每年的6月11日,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日。景德镇手工制瓷工艺,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景德镇素有“瓷都”之称,这里千年窑火不断,其瓷器以“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独特风格蜚声海内外。景德镇瓷业辉煌与其先进的制瓷工艺密不可分,在长期制瓷过程中,形成了一套严谨的传统手工制瓷工艺。>>>详细

  • 景德镇非遗中心主任高斌谈非遗文化保护与传承

    05

    景德镇非遗中心主任高斌谈非遗文化保护与传承


    节目中高斌主任详细解说了非遗的概念、类别、景德镇非遗保护十余年历程,围绕景德镇非遗现状、当前景德镇非遗保护取得的成绩、出现的问题,景德镇非遗保护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了详细述说,对近年来随着非遗保护工作 不断推进,带来陶瓷文化传承条件、环境的改善。>>>详细

1
2
3
4
5
undefined
  • “怪才”的雕塑心

       1945年,陈培火出生于江西鄱阳。13岁那年,来到景德镇市雕塑瓷厂跟随师傅学习陶瓷彩绘技艺,1960年被调至该厂成型车间学习利坯,同时还学习了工业瓷手模、印花、雕塑瓷的石膏注模技术。1990年,下海创办拥有30多名员工的“中艺研究所”,后为潜心研究陶瓷雕塑艺术,于2000年将“中艺研究所”关闭,继而开设了“芝山陶人”工作室,全身心地投入到瓷雕艺术设计及创新研究中。[详细]

  • 张吟玲:守望与开拓

      在千年瓷都景德镇,活跃着一批以传承与创新为使命和责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新晋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张吟玲即是其一。她怀揣着一颗宁静、质朴的心灵,坚守着巧夺天工的技艺,使其作品充满灵魂、活力和自然人文精神。她以执着的信念、坚定的思想、淡泊的情操,传承着家族独创的活态文化,诠释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拓展着自身的艺术版图,演绎着平凡而又令人感动的艺术人生。[详细]

  • 孙燕明:我的陶瓷之路

      孙燕明,上世纪70年代进雕塑瓷厂彩绘车间学徒,1982年-1984年在陶瓷职工大学深造,专攻陶瓷美术创作,在陶瓷艺术创作上耕耘前行40余年,是我市陶瓷艺术从业者的典型代表,是一个从普通职工成长为专业技术领域内国家级人才的典范,并于2016年初选进中央宣传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工程。[详细]

  • 乐水山居徐建建

      在景德镇市雕塑瓷厂乐天陶社对面,老厂房水泥墙面上有四个泛旧的大字:乐水山居,并不显眼,却有种安静的魔力,徐建建的工作室便是此处。楼下车水马龙,走过瓷土气息满溢的楼梯,仿佛脱离了楼下的世界。二楼左侧,只见旧式铜环木门,上面贴着一对门神,横幅是新春大吉,字体不走寻常路,那一瞬间像是被击中,未见其人,却感受到浓厚的艺术气息扑面而来。[详细]

  • 传承的使命 艺术的光辉

      如果说有一种陶瓷艺术形式对人的创造性提出了更高难度的话,那么,一件陶瓷堆雕艺术作品因此而蕴含了极高的艺术价值。这种价值不仅源自于工艺的难度与创作者思想、灵感之间的协调,也源自一个艺术家在创作它时既要有自由精神的贯通,也同时要求他具备一个匠人般细磨慢捻的创作意志力,在创作思想与情感的挥发中,又必须存有高度的节制与理性去掌控一件作品在实际创作中所需调动和控制的一切因素。因而,陶瓷堆雕艺术的传承更彰显出一种珍稀的价值。[详细]

  • 聂福寿,艺术精神的回归与叛逆者

       一切艺术可以溯本求源,而聂福寿的艺术创作的最初渊缘,就来自他科班出生的父亲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聂乐春。父亲是聂福寿艺术的启蒙老师,1958年毕业于陶瓷学院首届雕塑系,在景德镇被誉为“捏雕花鸟大王”。早在1959年,聂乐春就参与了国庆十周年大型“井冈山”、“庐山”、“景德镇八景系列浮雕献礼作品的创作,历时四年之久。“井冈山”大型陶瓷浮雕选入人民大会堂江西厅陈列,1965年作品“孔雀牡丹”获华东陶瓷美展一等奖,1973年至1976年作品“虾趣”、“鲤鱼跳龙门”、“春”获江西省迎春奖,新花面、新造型二等奖。[详细]

  • 万国勇的彩粉装饰

      万国勇,1960年5月出生于江西景德镇,1977年随父万金水(雕塑瓷装饰老艺人)带子传艺进厂,江西省国防陶瓷艺术大师。其自幼酷爱绘画,家学承传,自己勤勉技艺日进,尤其擅长传统人物瓷雕装饰。三十余年的创作设计实践,积累了丰富的雕塑瓷装饰技艺,其粉彩装饰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艺术风格,绘制细腻工整、色彩华丽雅致、人物形象生动传神,其作品深受爱好者和收藏家的喜爱。[详细]

  • 胡晓静:手艺精神之美

       景德镇作为一座千年手工之城,之所以享誉世界,不得不说,是因为其精湛的手工技艺令人叫绝。历史上早有“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盛景美谈,可以说,千年窑火,造就了一座不朽的城市,直至今天,这座城市依然拥有着新鲜的血液,这里的人,以他们的梦想和竭尽所能的创造力在创造一种艺术的同时,也创造了一座不断趋近于他们观念中的理想之城。不管怎样,我认为从深远的历史上传承而来的技艺之功,为今天任何人在这座城市的“有所作为”,提供了一份探索与造梦的蓝本。 [详细]

  • 琴瑟和鸣 共攀瓷艺高峰

      陈烙铭与金爱文夫妇俩的工作室就位于景德镇市雕塑瓷厂内,丈夫创办的“乡土陶社”云集着一批实力非凡的瓷塑名家,在当地陶艺界颇有名气。金爱文亦凭借扎实的瓷塑技艺和绘瓷功夫,屡屡与丈夫在国内各艺术大赛中大显身手,两人合作的《花季》等作品更是当代瓷塑艺术品中的经典。[详细]

  • 琴瑟和鸣 共攀瓷艺高峰

      陈烙铭与金爱文夫妇俩的工作室就位于景德镇市雕塑瓷厂内,丈夫创办的“乡土陶社”云集着一批实力非凡的瓷塑名家,在当地陶艺界颇有名气。金爱文亦凭借扎实的瓷塑技艺和绘瓷功夫,屡屡与丈夫在国内各艺术大赛中大显身手,两人合作的《花季》等作品更是当代瓷塑艺术品中的经典。[详细]

  • 手艺的难能可贵

      雕塑瓷厂恐怕是景德镇十大瓷厂进行改制之后至今依然最具活力的瓷厂,并没有因为告别集体生产的体制而走向衰颓,呈现落寞的景象。这是因为相应地转型,一定程度上延续了这里昔日的地域气质和命脉,同时又紧随了市场的趋势,乐天陶舍和大学生创意集市的存在,可以说重新激活了这块昔日以制作雕塑瓷为主、为荣的土地,而使其既具备了某种历史感,又显露出新思想和探索方式所赋予的现代文化气息及市场活跃度。这里,可以说,既保留了传统手艺的传承,又不断地有颇具创意的现代生活陶艺的进驻,可谓传统与当下典型地并存,而足可视为景德镇陶瓷发展的一个缩影。[详细]

  • 值得尊重的手艺人

      当我们的感觉中漂浮着美的气氛,意识到景德镇逐渐可能变成一座艺术之城时,我们谈论的更多的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在这里,我们在公共社交平台上看到的关于对美的缔造也是充满诗性的过程,总之,艺术本身及艺术生活的“光鲜”、“自由”吸引着我们的审美,并且给予我们舒适的体验。然而不得不说,这只是这座城市所呈现的一部分“真相”,或者说是经由人的审美筛选所偏向去呈现的一部分东西。而另一面,关于一些人朴实的手工艺和粗糙的生活面貌则可以说是隐形的,数十年如一日,他和世界似乎并没有彼此敞开“镜头”,但这样的真实,我认为依旧值得用眼睛去观看,并唤起同等程度的思考。[详细]

  • 法翠釉,色釉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景德镇雕塑瓷厂的一隅,我们找到了涂景华的工作室。满地翠绿和亮蓝的小瓷瓶立刻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这些颜色釉不同于我们以往平常见到的颜色釉画,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法翠釉。涂景华出生于这个从事法翠釉的大家庭,他的祖辈自解放前就从事法翠釉的配制和加工,而涂景华从1987年开始跟随父亲学艺, 1992年出师后,被分配到景德镇市雕塑瓷厂三分厂法翠组,从事中温法翠配釉和加彩工作。1996年企业实行个人承包制后,自主开设中温法翠配釉和加工作坊。企业改制后,于2009年自主创业开设以中温法翠釉装饰的雕塑瓷和陈设瓷为主的工作室至今。随着时代的迁移,从事这门技艺的人也越来越少,涂景华作为法翠釉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依然在坚守着这个领域。[详细]

  • 传统陶瓷雕塑装饰技艺—彩绘装饰

      对景德镇来说,雕塑瓷厂是个特别的存在,它不同于其他陶瓷艺术区,这里发生着“新”与“旧”的碰撞,它既包容着时尚前卫的各种创意铺子,也同时保留着几十年来积淀的厚重文化。这里既有年轻人创立的新兴市场,也有一直在此默默无闻的制瓷手艺人。这里古旧的作坊和一砖一瓦都刻印着上世纪雕塑瓷厂的鼎盛辉煌,时光荏苒,曾经不复,今天我们再次来到雕塑瓷厂寻着一条条小道去探寻那些遗留的历史人文。[详细]

  • 手工艺雕塑陶瓷人陈凌明的艺术之旅

      艺术家承载了历史赋予的使命。在景德镇这片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的土壤上,雕塑瓷,这个被称之为东方艺术明珠和“人间瑰宝”的手工陶瓷艺术,在现代经济社会发展的冲击下,越来越多的从事雕塑陶瓷艺术的创作者们,急功近利地追逐更高的价值利益,纷纷改弦易张选择景德镇陶瓷绘画行业。雕塑瓷,成为一门越来越寂寞的陶瓷艺术。一些传统雕塑手工艺技术正在消亡,甚至完全淡出人们的生活。许多传承人年事已高,“人亡艺绝”的现象随时有可能发生。[详细]

undefined
undefined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