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人画的风骨精神是中国传统文人崇尚真理与正义、追求自身高尚人格,而不愿屈从社会丑恶与世俗势力的一种崇高的精神气节和超凡自我的人性风采。而具有这些精神气节与人性风采的风骨人物,他们的艺术创作才可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而世代流传。

在浩瀚的历史发展长河中,一切创造了伟大艺术的历代文人艺术家,哪一位不是光彩照人的风骨人物呢?屈原若非对理想执着追求,自沉汨罗、以身殉道的精神,又何来他千古传诵的《离骚》?苏东坡一直卷在政治漩涡之中几度沉浮,但是他留下的诗歌、书画作品却光风霁月,在中国历史上的占有特殊地位。

“扬州八怪”之首的郑板桥,如若不被“罢黜归耕”,怎能留下流芳百世的诗书画“三绝”?在“萧萧竹声”中,我们依然能感受到郑板桥的坦荡、清高、脱俗,刚正不阿的秉性。>>>详细

李菊生:我是因为爱好而走上用颜色釉表现陶瓷作品的创作之路。

少年的时候,我在家乡用十指在青石板上画画,中学时候我在学校的墙报上画,大学时我学习的是中文,却醉心于画西洋的油画。

80年代我的一件陶瓷作品获得全国大奖,这激发了我想把油画的色彩烂斑运用到陶瓷作品上。在多年对高温颜色釉的探索中,我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一次次失败和打击。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变换颜色用料,失败了,砸掉重来。就这样,成堆的碎瓷片堆成了人样高。

而我的高温颜色釉也就是在这一次次失败后成功诞生了,并且一经问世就焕发出夺目的光彩。>>>详细

李菊生被陶瓷艺术界所肯定,不仅仅是他所创作的典型风格,更重要的是他在陶瓷界首创的“高温颜色釉装饰工艺”,在艺术陶瓷的发展历史上开辟了一条新路。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李菊生就投入到了对高温颜色釉新技术的研发创作应用中。

二十年来,他从来没有间断过对技术的改良完善,一直不停地在积累和进行创新的尝试。由于失败率极高,为了攻克这个难题,使五彩斑斓的高温颜色釉装饰的艺术作品展现给大众,他不惜将不完美的试制作品砸碎,变为一堆堆五颜六色的瓦砾。这种技术大大地丰富了陶瓷艺术的装饰语汇和表现手段,使艺术陶瓷的装饰效果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李菊生凭借陶瓷高温色釉技术进行陶瓷绘画的创作,作品所涉猎的题材非常广泛。在创作女性题材的作品中,李菊生充分利用红、紫、兰以及多色叠加表现柔软的衣裙、饰物,女性的妩媚贤惠,跃然瓷上;而在创作鸡、猫头鹰,松鼠,虎,马、驼等禽鸟走兽类题材时,又将蓬松羽毛的质感表现的活灵活现,尽善尽美。他自如驾驭陶瓷的多种材质,充分展现了泥与火的神奇魅力。>>>详细

李菊生擅画人物,其形象深刻地表达了作者内心情感。赞美人类的真善美,赋予每件精美瓷作丰富的内涵,是他创作永恒的主题。李菊生在吸收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大胆而又巧妙地借鉴西方绘画技巧,善于釆用提炼、抽象、夸张、变形的手法,在似与不似的法度之内求索,创造出一种属于他个人的独特风格。

“中国美学认为,真正的美不在于形象,而在于形象之外的境界,形象与境界,前者为实,后者为虚,前者为有,后者则似有似无,正是这似有似无之中,包含幽微难言的无穷的意蕴,这意蕴没有相当真诚的情感和相当的艺术修养是难以创造出来的;没有相当真诚的情感和相当的艺术修养也是难以读懂并与之产生共鸣的。”

李菊生笔下的形象生动而随意、流畅而准确,气韵传神、节奏明快。不同于生活,但又来自于生活。他的作品多含而不露。善于将情感深藏于审美意象之中,大藏得来大美。“艺术灵魂在于艺术家向世界吐露情感,而不是写实。如果要写实的话完全可以用摄像机。陶瓷艺术也是这个道理,它是作者本身的写照,在代表作者和观者对话,启发思考,而不单纯是陈列品。”“体现时代风貌。这是艺术家和工匠最根本的区别”。>>>详细

李菊生被业界所认知,除了他创作的典型风格外,更重要的是他在陶瓷界首创的“高温颜色釉装饰工艺”,在艺术陶瓷的发展历史上开辟了一条新路。>>>详细

李菊生作品,构图气势恢宏,用笔潇洒豪放,汲取东方文化精髓,借鉴西方传统和现代美术技法,其风格力求古朴而新颖,雄劲而壮美,具有较高的艺术品位。>>>详细

李菊生对这次《人物》专题片的播出淡定而低调。他不会就此停止对美术和陶瓷艺术的追求,不满意的陶艺作品毫不犹豫砸碎的镜头,以示他对艺术真谛的尊崇。>>>详细

10月25日,由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主办的,“ 南昌起艺”——2013李菊生捐赠作品慈善义拍,在江西省鄱阳县樟潭小学操场隆重举行。>>>详细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