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套房,同样起点的两个人在财富上迅速拉开差距,有房的人一骑绝尘,没房的人苦苦追赶。这样强烈的对比下,房产已经成为这个时代国人最大的焦虑。没房的想买房,有房的想换房,还有不少投机客想在楼市上大赚一笔。于是在楼市限购的情况下,他们动用一切可能的漏洞去买房,有些人甚至不惜利用婚姻关系去冒险。

  宁波的周爽和丈夫想要买房子,看中了一套市值500万左右的二手商品房。可是宁波的住房限购、限贷政策,他们不能买。

  根据中介建议,两人选择 “假离婚”。原有的两套小房子归周爽名下, 两人很快用共同积蓄买下了那套房子,登记在丈夫名下。

  没想到!周爽的丈夫因遭遇交通事故去世,还没来得及复婚……

  周爽随后了解到,那套房产登记在周爽前夫一个人名下,是离婚后取得的房产,属于他个人财产,应由丈夫的父母、子女继承。周爽作为前妻,没有继承权。

  为规避银行信用政策和房产限购政策,广州一男子陈亮与结婚7年的妻子刘芳“假离婚”,还签了“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书。孰料妻子假戏真做,不愿复婚被起诉。

陈亮与刘芳共同购买广州市南沙某房并支付了订金及首期房款,但刘芳告诉陈亮,因陈亮个人信用记录原因造成无法以他名义签订购房合同。为此,刘芳要求以“假离婚”的方式规避限购政策来购买该房。次月,两人办理离婚手续,并且在民政局签订了离婚协议。
之后刘芳明确拒绝复婚,并拒绝返还属于陈亮所有的财产份额。两人的《离婚协议书》这样约定:佛山某房及广州某房均归刘芳所有,陈亮自愿放弃属于刘芳名下的财产;女儿由刘芳携带抚养,陈亮每月支付抚养费15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