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豫章书院”涉嫌体罚学生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多家媒体账号对此进行报道。

  事件持续发酵,部分曾入读过该书院的学生均开始发声爆料自己的亲身经历,爆料内容触目惊心,如“打戒尺、打龙鞭,龙鞭是小拇指粗的钢筋”,“扛着100斤的水泥上四楼,不帮就打”,被关小黑屋,还有学生尝试自杀自残,存在性骚扰等情况。

  10月30日下午,豫章书院执行山长吴军豹在朋友圈回应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尊重舆论,敢于承担社会责任,全体师生于今日正式宣告彻底停用戒尺管教。

  10月30日晚

  南昌青山湖区公布了

  对豫章书院相关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

  ↓↓↓

  根据青山湖区公布的调查情况,网贴所反映的“豫章书院”为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学校,系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2014年1月,经有关部门批复,增加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转化工作职能。经调查,网贴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

  对此,青山湖区已责成区教科体局依法依规对该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于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追责。下一步,青山湖区将进一步加大对民办教育机构的监管力度。

  青山湖区教科体局回应

  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等的规定,对该机构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单并予以了警告,责令其1个月内整改到位,同时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追责。

  孩子为什么会被送进这样的学校呢?

  去百度搜一下“豫章书院”四个字

  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介绍

  全封闭管理的专业戒网瘾学校

  很多家长都抱着这种想法将小孩送进了学校

  “让孩子去学国学,总比待在家里上网强”

  不少学生从这个学校出来后,有精神失常的,或者人格都扭曲了仇恨这个世界,对外界的正常社会非常不适应,也有学生患了严重的精神疾病。

  从之前的豫章书院协议中可以看出,豫章书院里经常有学生以自残、自杀等行为进行反抗,为此还专门签个合同。

学生到底遭遇了什么

  学生到底遭遇了什么

  才让他们“生不如死”?

  近日,红星新闻就此事专访了豫章书院的一些学生及其家长,以下为当事人和记者的交流细节:

  1

  我把他送进了豫章书院

  “这是我最后悔的决定”

  冷梅亲手将儿子王伟送进了豫章书院,“这是我最后悔的决定,我对不起我的儿子。”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冷梅不住地叹气和哽咽,“我也被这个学校的人洗脑了,回来以后,儿子告诉我他的遭遇,我都不相信,直到现在网上有人爆料,我才相信了儿子的话。”

  距离王伟“逃离”豫章书院,已过去一年半的时间了。在书院里,王伟遭遇了关小黑屋、被殴打,甚至不得不吞洗衣液自杀,还因此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伟的情绪都无法恢复正常,他害怕自己再被突然送走,他也害怕有人对他好,总之,他恨周遭的所有人。

▲学校宿舍的二楼阳台被铁网封死▲学校宿舍的二楼阳台被铁网封死

  那段时间,王伟到底经历了什么?

  报名

  搜“戒网瘾学校”注意到该校

  以旅游为名带儿子去南昌

  去年6月,来自大连的冷梅将15岁的儿子送进了豫章书院。

  “儿子当时不上学,老想上网,我作为母亲,心里又焦急又痛苦,已经没办法了,一心想让孩子走出这种消极情绪。”于是,冷梅在网上键入“戒网瘾学校”,“这家豫章书院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学校的宣传页面做得很好,提倡国学教育,我认为这是一家教育孩子向善的学校。”

  于是抱着一线希望,冷梅打通了页面上的报名电话。最终,冷梅缴纳了半年三万一千多的学费,将孩子送进豫章书院。在没有实地探访的情况下,冷梅以去江西旅游为名,带着儿子王伟来到南昌。在这里,儿子被豫章书院派来的车接走了。

  探望

  孩子哭诉绝望遭遇

  老师却劝小心孩子编造

  儿子进去一周后,给家里打回了电话,“电话里,儿子说他一切都挺好,还说自己会努力,让我放心。”同时,她还收到了儿子写的书法照片,看见照片里的一切,冷梅悬着的心似乎放了下来。

  “当时的我,哪里知道,打那通电话时,儿子周围全是老师,他不敢说一丁点不好。”

  半个月后,丈夫刚好去湖南出差,于是顺道去看儿子,“最开始学校是拒绝探望的,说还没到探望时间,经再三求情,他才看到了儿子。”看见父亲,王伟立即扑向父亲,他口中不停重复着:“我被戴了手铐,关进小黑屋里……”

▲学生口中用于关禁闭的“小黑屋”▲学生口中用于关禁闭的“小黑屋”

  听到儿子的遭遇,父子俩抱头痛哭,父亲当即表示要将儿子带走,但遭到学校反对,带走未果。回到大连后,丈夫与冷梅发生了激烈争执,丈夫执意要将孩子接回,而冷梅却认为没有必要。

  “只怪我当时被这个学校洗脑了,认为好不容易交了3万多,把孩子送进去,孩子肯定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我说再等等吧,万一孩子回来又不上学了,咱们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抱着“让孩子规律地生活,知道上学的意义”这个念头,最终夫妻俩决定,把孩子继续留在豫章学院。

  “现在回忆起来,我是彻底受骗上当了。”冷梅叹着气,语气中有些哽咽,她表示书院的老师会不时给家长打电话沟通,进行洗脑,“老师经常告诉我们,如果孩子在家里天天上网而不学习,就彻底完了。他们必须到一个规范的地方,过一种规范的生活。”她表示,老师们常劝说家长,别不忍心,甚至说学生会因为想离开书院,而编造自己被体罚虐待的遭遇。“当时老师这些话,我深信不疑。”

  虐待

  孩子不堪体罚虐待

  绝望喝洗衣液自杀被下病危

  本来,王伟与父母约定好,九月开学之前将自己接回。但眼看着开学时间一天天临近,自己仍然深陷书院,绝望之下,王伟喝下了半瓶洗衣液。王伟随即被送往医院,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但书院并没有通知冷梅,而是将王伟接回了书院,用桶装水和漏斗,不停往嘴里灌,“肚子鼓了吐,吐了灌……”

  王伟说,“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吐了好多泡泡,也吐了好多血。”

  虽然对儿子自杀之举并不知情,但作为母亲,那段时间对于冷梅来说,是依然矛盾和痛苦的,“当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每时每刻都在思念和担心孩子,但另一方面又怕自己的心软会害了他。”

  每天都处在煎熬中的冷梅,那段时间里唯一的安慰,就是学校发来的视频,“视频是无声的,但能看见学生们在写字、念书,看到这些,我心里就安稳了很多。”

  2

  孩子面颊凹陷瘦了50斤

  再回家性情大变:“充满了恨”

  王伟尝试吞洗衣液自杀后一个月,她见到了儿子,看见儿子那一刻,冷梅呆住了,以前身材健硕的儿子,瘦了整整50斤,面颊凹陷,“我摸着儿子的脸,泪流满面,儿子也哭了,嘴里反复叨念着‘我要好好念书’。”

  但当她看着王伟时,“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怨恨。”这次见面后,冷梅坚决地带走了王伟。但她没有想到,回家以后,儿子性情大变。

  “回家后,他处于极度恐惧状态,随时都在担心有人再次把他带走。”王伟那时的精神状态已无法再去学校。于是父母找了一个心理辅导老师,对王伟进行心理干预,“他有时候会突然掐住心理医生的脖子,质问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装的?你是不是想把我关进去?”

▲学校围墙上高高的铁网,看上去像监狱▲学校围墙上高高的铁网,看上去像监狱

  为了缓解儿子紧张的情绪,冷梅提出带儿子出去旅游散心,也立刻遭到王伟的强烈反对。经过这次事件,王伟对父母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和戒备心理,“我们一起出去,他会告诉心理老师:‘我发现我妈有异常,我赶紧录像发给你,你帮我报警……’”

  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但却始终存在于王伟的记忆中。当被问及是否还恨母亲时,他告诉记者:“以前恨过,现在不恨了,但这件事是我忘不掉的伤痛,也让我和他们之间有了隔阂。”

  3

  家长实地参观看到的和谐

  全是学生被逼“演”出来的

  2014年3月,14岁的小卓被父母送进了豫章书院。“那时我不喜欢读书。”小卓回忆,自己曾经练过书法,父母在网上查到豫章书院,以为是一所国学院,就将自己从浙江老家带到了江西南昌,于是这段噩梦般的经历就开始了。

  起初,小卓和父母一起来到豫章书院参观,“我们看到,书院里一派和谐,学生们有的弹古筝、有的在读书,有的在练书法……”看到眼前这番融乐景象,父母非常开心,随后,小卓就被送进了书院。

  “当我进去以后才发现,这里和我们那天看到的,完全是两个世界!”在小卓正式进入书院后,她渐渐察觉了这所书院的“诡异”之处,“原来那天我父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小卓告诉记者,原来每次只要有家长来参观,学生们都必须“演”,“每次有人来,这些和谐的景象,都是我们演的,不演就要挨打,我平时不会弹古筝,但他们会让我们临时抱佛脚。”

  小冉也证实了小卓的说法。小冉来自宁波,在十三四岁左右,被父母送进了豫章书院。“每次有人来参观之前,老师都会提前通知我们,然后提前几天让我们练习弹琴、书法这些。”

▲学生口中的摆拍▲学生口中的摆拍

  小冉回忆,在书院里,每个孩子都像惊弓之鸟,生怕遭受虐打,“家长来问我们,我们也不敢说实情,生怕是老师让家长来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说了实情就完蛋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冷梅、王伟、小卓、小冉为化名)

  被查实体罚学生

  豫章书院已申请停办

  据最新报道,针对豫章书院体罚学生一事,该校发布消息称,学校已申请停办,待政府部门批准后,对在校生逐步分流。

  写到这,江南君很是心疼

  教育孩子,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无论父母还是学校

  都没有权利使用暴力、侮辱等方式,

  践踏孩子的身体和精神

  也请不要再打着“救孩子”的旗号

  来扼杀他们的童年

  希望所有孩子

  都能在一个温馨舒适的环境下学习

  同意的点赞

  请转给身边家长看

  这种教育方式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