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法医,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尸体腐烂、凶案现场等。

  我们常说法医干的是“让死者说话”的职业,他们忍着尸臭,解剖尸体,通过专业的调查,为警方破案提供有力的证据支撑。

  今天,我们走进法医了解他们神秘而极富挑战的工作。

  东湖公安分局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王磊,在法医岗位上工作了13年,参与尸检960余人次,开具验伤报告1万5千余份,无一例错误。

  1杂乱的现场提取到一枚血印锁定嫌犯

  1月8日,记者赶到东湖公安分局的法医室内,王磊刚从市区出完一次现场,返回办公室里与同事写材料。

  与记者回忆起法医的故事,王磊始终面带微笑,眯着眼睛,丝毫看不出正是这双眼睛,帮助警方破获了不少大案、要案。

王磊正在做工作记录王磊正在做工作记录

  “出现场,不能漏掉任何一个疑点,一个微小的细节很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2014年11月13日,在青山湖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警方接到报警称,一名女子在房间里被杀。接到报警后,王磊和同事赶往现场调查。

  “现场是一间杂乱的出租屋,环境很恶劣。一名女子倒在血泊中,脖子上有一处致命的伤口,房间里到处都是鲜血。”警方经过现场的勘察,没有发现任何有效线索,经过走访,没有目击者看到行凶的人,这给警方的破案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一般犯罪嫌疑人会在案发现场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找到嫌疑人留下的生物检材,案件就能取得很大的进展。”王磊和同事经过勘察,在房门上发现一枚颜色很浅的血印。经过提取,警方发现这枚血印不属于被害女子。根据调查,警方迅速掌握到了行凶男子的信息,前往九江将男子成功抓获。

王磊正在取证王磊正在取证

  2“被打伤”经验证为“攻击伤”

  法医的日常工作不只是跟犯罪现场和尸体打交道,还担负着伤情鉴定工作。每一份签字的报告都涉及案件的定性,必须保证客观公正,容不得一点马虎。

  1月3日,在董家窑派出所辖区一居民楼,两位居民因停车发生争执,蔡某在争执的过程中左手骨折,报警要求秦某赔偿医药费。在警方的调查过程中,秦某称自己没动手,是蔡某动手时自己不慎将左手弄伤。面对警方的询问,蔡某一口咬定自己是被秦某打伤,派出所民警只好将两人带到法医室先进行验伤。

  王磊经过检验发现,秦某身上有软组织挫伤,蔡某的左手掌骨基底部嵌顿性骨折。“蔡某的骨折情况属于轻伤,如果真是秦某造成的,那么秦某将会被公安机关拘留。”可是从医学角度分析,蔡某的伤情属于“攻击伤”,是在殴打他人的过程中造成的。经过王磊的验证,蔡某才承认骨折是自己造成的,经过派出所的批评教育,最终成功调解了这次纠纷,蔡某向秦某道歉,自己承担医疗费用。

  此外,验伤中经常会出现“造作伤”的情况,在一些纠纷中,一些市民为了争取更大的赔偿,有时候还会故意让伤情加重,达到警方可以处理对方的程度。“前段时间,一位市民被人打破了头,经过医生的处理后,发现达不到轻伤的标准。该位市民又将口子弄大,经过我们的检验,分析伤口的新旧程度,确认是‘造作伤’,对方因为作假,被警方依法处理。”

  在开具验伤报告后,经常会出现市民认为验伤报告不公、法医收了好处费的情况,甚至对王磊谩骂威胁。“验伤报告不能出现半点马虎,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差错,也可能会影响当事人的一辈子。”在13年的法医生涯中,王磊共准确地开出了1万5千余份验伤报告。

  3有时候现场环境恶劣 戴上防护器具依然难以忍受

  “这一行的压力很大,并且这种辛苦是外界无法看到的。”王磊感慨,每天都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如果有需要技术人员勘验的现场,他无论何时必须要第一时间赶去。

整理工具箱整理工具箱

  王磊告诉记者,有时候现场的环境异常恶劣,他们戴上了防护器具依然难以忍受。去年8月份,在殷家巷一居民房内,一独居老人在家中死亡。王磊和同事赶到现场后,在居民房门口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恶臭味,把门打开后,满屋子的苍蝇朝房门飞出,将王磊和同事从房间里“推”了出来。“尸体高度腐烂,呈现‘巨人观’,比正常情况大了一倍,蛆虫到处都是。”处理完现场,王磊赶紧换洗了衣物,过了两个星期,王磊身上依然有尸臭味。

  法医工作中,最大的危险是对死者的未知。由于尸体疾病未知,法医在工作过程中时刻面临着病菌感染的威胁,如果防护措施不到位,容易出现感染的情况,后果可想而知。

  “有时候,我们知道尸体有很重的传染疾病,但是需要解剖、调查取证,就必须要进行处理。”在王磊看来,一名法医面对这种情况,必须具备很强的心理素质。

  虽然辛苦  从警13年不后悔

  13年里,王磊共外出现场检验1100余人次,共进行尸体检验960余人次。身边的同事由于忍受不了法医工作环境的辛苦,调走的、辞职的,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拨人,只有王磊一人坚守下来。

  王磊的女儿现在才7个月,儿子5岁半,13年来,他最感谢的就是家人的支持。“每次接到电话,儿子都很乖,他会说‘爸爸你快去现场抓坏人吧,我在家里会乖乖地照顾妹妹’。”想起这些,王磊鼻子有些发酸,眼里泛着血丝。

  “从小我就有一个维护社会正义,去现场亲手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的警察梦,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亲自抓到过一个坏人。”王磊笑着说,13年的法医生涯,虽然不能光鲜亮丽地站在台前讲述每次抓犯人的经历,但是通过幕后的工作,给案件侦破提供关键性线索,为被害人讨回公道,这种成就感是不可替代的,他一点也不后悔选择这个岗位。

  来源 | 南昌晚报全媒体记者 邹鹏飞 王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