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勃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

  徐勃,一个鄱阳农村走出来的农家子弟。2011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后,本可以留在大城市的他,却做出了一个与常人不同的选择,重返农村,来到吉林省永吉县岔路河镇,从事农村基层工作。2012年,作为清华大学扎根农村的优秀毕业生典型,徐勃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在基层实现人生价值”

  1986年出生的徐勃来自鄱阳县珠湖乡,凭借个人才华和努力,2009年考入清华大学法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在常人看来,他实现了农家子弟“鲤鱼跃龙门”式的人生转折。然而在毕业选择就业时,徐勃却做出了一个异于常人的选择。

  2011年底,吉林省委组织部来到清华大学开宣讲会,选调优秀毕业生。“赶上这次选拔机会,我渴望成为其中一员。”徐勃说。在当天报名的时候,有42个省直机关可以选择,徐勃在志愿填报表上什么都没填,而是写了7个字“坚决要求去基层”。对此,徐勃解释:“我来自农村,对基层情况比较了解,和农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与农民的交往让我感到无比亲切。从农村来,到农村去,在基层中实现人生价值。这是我原本就有的一个想法。”

  做好自己的选择后,徐勃没给自己任何退路。毕业时,徐勃没再找过其他工作,没参加过一次企业宣讲会,甚至连国家公务员考试也没有考。他用自己宝贵的时间,去学习了吉林省的十二五规划等重要文件,并亲身前往吉林,用自己的脚步去感受吉林这块热土。“这一切,只因为我清楚我要做什么。”他说。对于自己的选择,来自农村的父母很理解,更得到徐勃爱人的支持。“无论我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我;无论我去哪里,她都会跟着我。”徐勃说。徐勃的爱人是他的同学,来自河北的农村,当时,吉林省委组织部的领导要给徐勃的爱人也找一份工作,被徐勃拒绝了。徐勃回应说:“这样的事情就不用麻烦组织了,到时候给她找一份简单轻松的工作就可以了。我们对物质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吃饱饭就行了。”

  “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在同学谢永生眼中,徐勃是个实干派。他介绍,从本科他们就是同学,徐勃平时喜欢到处去做调研,去和农民工聊天啊,到工地去做调研啊,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很奇怪,慢慢就都了解他在做什么。“我始终在寻找适合我的那一方土地,为此,我发起并组织过16人去甘肃调研,组织过18人去重庆调研等等。一直以来,我希望能做个实干家。”徐勃说。

  “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徐勃对记者说,当他得知自己如愿调到基层,被选派至永吉县岔路河镇时,就开始关注岔路河的历史、文化、民情、政情,通过图书馆、网络等途径,尽可能多地收集有关岔路河的资料。在正式到岔路河镇工作之前,3次自费来到岔路河进行实地考察,找当地村民了解情况,使他对岔路河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这不仅坚定了来基层工作的决心,还让他总结出很多心得。经过半年多的深入基层调研,他撰写了4万多字的“岔路河生态经济文化可行性报告”,作为岔路河镇生态、文化、经济发展的蓝图样本,指导着岔路河镇的文化事业发展。

  随时注意了解民情、做好功课,是徐勃读书时就养成的一个好习惯。在镇里领导和同事们看来,徐勃这个小伙工作利索,为人踏实爽快,绝不是那种象牙塔里的书呆子,也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知识分子。刚来时,瞅着还有点稚嫩,但很快就和基层干部融合到一起了。而在当地老百姓的眼里,徐勃就像他们的子侄、兄弟,因为他总爱找乡亲们唠嗑,还总能唠到点子上。徐勃说的话他们爱听,跟他们没有距离感。

  工作突出受总书记接见

  到基层工作后,徐勃先后担任永吉县岔路河镇下坎村党支部副书记,镇长助理,镇党委副书记,中新(中国-新加坡)吉林食品区投融资公司副总经理,中新食品区经合局负责人,中新食品区对新合作办副主任。在各个岗位中,徐勃不断实践着自己的青春梦想。

  担任下坎村党支部副书记期间,徐勃结合村里的实际情况,发起成立了“福星农机合作社”。他帮助扶持村里的芦笋合作社,使该合作社种植面积由原来的13公顷扩大到35公顷,并通过增加村集体收入的方式,扩大了村里的芦笋种植面积,得到吉林市委组织部和永吉县委组织部专项扶持资金50万元。他考察了村里辣椒产业的发展情况,为村里筹建了30万元的冷冻保鲜库,帮助辣椒产业大户协调晾晒辣椒丝的场地……

  担任岔路河镇党委副书记期间,徐勃分管群众文化事业。他首次将高校社团模式,创新地引入农村群众文化事业中,建立了38个文化社团。这种创新模式,在吉林省2013年100个先进文化集体评选中,排在第一位。后来,在吉林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厅的推荐下,获得由中宣部、文化部和国家广电总局评选颁发的国家级大奖——“全国第五届服务农民、服务基层”先进集体。

  由于工作突出,徐勃曾荣获清华大学优秀研究生共产党员、清华大学基层工作奖、清华大学涌金工作奖、清华大学廖凯原励业奖、全国第五届“服务农民、服务基层”先进集体等多项荣誉。2012年,作为清华大学扎根农村的优秀毕业生典型,徐勃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从农村来、到农村去,在老百姓的柴米油盐当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是徐勃的青春梦想。(本报记者 蔡晓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