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就收手机,限制自由。”

  “不听话的话就被打,用脚踢。”

  “还有被关水牢的。”

  “女的也被打,被迫在KTV陪酒。”

  为实现发财梦

  满怀希望“出国淘金”

  没想到,

  踏上异乡国土的那一刻起

  等待他们的

  竟是一场噩梦

  3月12日,马佐终于回到了他熟悉不过的家。与离开时相比,他的身边多的是警察,以及掩饰不住的后怕。

  早在六个月前,湖南宁乡的马佐,从朋友口中知道了缅北。这是年轻人眼里的天堂,是追梦的圣地。他辞去了在长沙的稳定工作,决绝的想出去闯一闯,同行的还有林凌,一个和他同龄的宁乡横市镇小青年。

  马佐和其余十几个同样黄皮肤、黑眼睛的年轻人分进了一间不足30平米的宿舍,地铺,人挤人。墙体发霉发黑,墙皮已经剥落,看不出颜色,就像马佐看不到任何生活的希望一样。

  这是马佐上班的公司给安排的居住地。“公司”只是诈骗集团对外的称呼。“阿龙”甚至不屑于给马佐他们套头套,到了他们的地盘,除了他们愿意,没人能逃走。

  偷渡来的黑工,将在这里被迫从事诈骗,把黑手伸向自己的同胞。

  当然,年轻人很难丢掉自己的倔强,用怠工来对抗自己被骗的情绪,“阿龙”很快用皮鞭、木棍、拳头告诉他们:被打是缅北再正常不过的生活。

  不做事的话可以,“阿龙”恐吓马佐那一群人,一定会被卖到别的公司,有的地方,你不做事会被关进水牢。林凌便是其中一个。

  当然,做事也没那么容易。他们需要按照“公司”的规定记住各种诈骗手法的“话术”,“公司”认为你脑子灵活、够聪明,会让你上手实施诈骗。

  “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两班倒,工作完就是睡,一睁眼,就开始做事,运气好的话,每个月或许能休息2天。”

  马佐身边,被殴打是随处可见的景象,铁棍照着腰来一下瞬间人就麻了,直挺挺的跪下去。完不成业绩就会被打,跑了抓回来打得更重,手臂上都是淤血,棍子打、鞭子抽,两个脚都是肿的。

  ▲马佐身上的伤痕

  到缅北大约半个月之后,宿舍里就有人传林凌跳楼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19岁的马佐知道了,人从3楼跳下去真的不一定会死,但是被丢到山里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从那之后马佐沉默了很多,内心的恐惧让他尽量少说话,才有可能让“公司”忽略他的存在。他年纪小,被分配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一些情感类的视频“养号”,然后学习上线给他的“剧本”,去网上找女孩子聊天。

  怎样发送第一条问候;什么时候该关心对方;什么时候可以把对方的称呼换成“宝贝”……。马佐读着读着,自己都觉得恶心了。

  马佐在绝望、恐惧中熬过了人生中最寒冷的冬天。2021年2月,由于新冠疫情,缅甸开始到处封城,一片人心惶惶。

  “公司”开始养不起这么多人,于是把身份证、手机还给他们,把他们从地铺上拉起来就直接赶出了门。马佐出了门就跑,生怕慢一秒,“阿龙”们就会反悔,再把他关回那间小屋子。

  马佐漫无目的奔跑。在逃亡的队伍中,马佐唯一的欣慰,便是遇见了林凌。虽然左腿跑起来还是有些瘸,可终归还是一个完整的兄弟。

  狂奔了多久,马佐已经记不清楚,快到边境的时候,他哭了。他和林凌径直走向了边防战士,头也没有回。

  ▲马佐后悔不已

  见到马佐的时候,他坐在看守所讯问室的椅子上,慢慢讲述着过去六个月,他与缅北的所有交集。“我现在真的很轻松了,我也心甘情愿接受公安机关的处罚,起码我知道自己已经回家了,安全了。”

  像马佐这样偷越国境的年轻人,2021年2月以来,宁乡公安已经刑事拘留了18名。

  马佐真的回来了,可仍有些人在回家的路上。也还有一些人在做着马佐六个月前同样的梦,看到这篇报道,举许你会改变主意,做一个看起来更实在的决定。

  (图为部分嫌疑人。文中马佐、林凌等皆为化名)

  千万不要相信

  所谓的“出国发财”

  出入境一定要走合法程序

  办理相关的证件

  如果是偷渡出入境

  必定受到法律相应的处罚!

  来源:平安湘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