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盗掘多座古塔95件文物后,卫某刚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竟面露笑容称,人要有追求,而盗墓是一场赌博。

  从2011年到2015年,卫某刚在五年时间内指导、指挥多名团伙成员先后盗掘了兴平清梵寺塔、旬邑泰塔、彬州开元寺塔等多座古塔,盗得阿育王塔、佛金骨舍利、释迦牟尼涅槃像、琉璃瓶、铜镜、铜佛等95件文物,于2020年4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近日,澎湃新闻在彬州市看守所见到了这起系列盗掘古塔地宫、古墓葬案的主犯卫某刚。据他回忆,其早年间曾是名汽修工,从事汽车维修装潢多年,但因为挣不到钱,后经弟弟引荐,结识“师父”入行,但二人初次合作便出了事,卫某刚被抓入狱,师父则在逃跑后再次盗墓时因盗洞坍塌死亡。

犯罪嫌疑人卫某刚。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犯罪嫌疑人卫某刚。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卫某刚称,自己入行较晚,因此相当好学,在第一次盗墓被抓后,他在看守所及监狱结识了一些“前辈”从他们口中学到了不少“理论知识”,并记录成册,这本“盗墓笔记”后来被警方在其家中查获。

  2011年出狱后,卫某刚及其盗墓团伙多次盗掘古塔地宫,盗出的95件文物他共卖出1156万元。这些文物后来几经倒手被卖至多地,价格翻了数倍。警方历时数月,辗转10省市20余城才将文物悉数追回。

  回想起这些年的盗墓经历,卫某刚说,多名团伙成员曾因此丧命,其中包括自己的弟弟,“我以前不畏惧神佛鬼怪,被抓后感觉相信报应了。”

  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卫某刚比较执拗,在2001年第一次盗掘开元寺塔时,他曾以做蛋糕为由,在开元寺塔附近租了十几间临建,后来因为蛋糕店总有人进出,往外运土方时引起怀疑,被群众举报,“那一次他们挖的盗洞距离地宫仅有20米距离。”

  2011年卫某刚出狱后,开元寺塔周边原本的荒地已经建成了广场,建起了许多高楼。办案民警称,人流密集并不是他们盗掘开元寺塔的最大难点,周边的楼房大多设有地下室,他们一旦挖起盗洞,就必须想方设法绕开这些地下室,“事实上,他出狱后看到这种情况也确实犯了难,但他不肯放弃,找来了自己的第二任师父坐镇,时隔5年之后又来盗掘古塔。”

  办案民警说,卫某刚对自己作案手法的“专业性”及团伙成员“忠诚度”很自信。文物倒卖后,他在老家买房置地,盖了一套别墅,“他认为他们的盗掘行为足以逃避公安机关的侦查打击,因此案发后他并没有出逃。”

盗墓团伙盗窃清梵寺塔时,在出租屋内打盗洞的位置。盗墓团伙盗窃清梵寺塔时,在出租屋内打盗洞的位置。

  对话卫某刚:

  以前不畏惧神佛,被抓后相信报应了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盗墓的?

  卫某刚:大概有十几年,我入行比较晚。

  澎湃新闻:盗墓之前你是干什么的?

  卫某刚:我以前搞过汽车维修装潢,但这个挣不到钱,(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老家那边都是搞这个的,已经成风了。人嘛,都有追求的,过不下去了,就得想点办法搞钱,跟赌博一样。

  澎湃新闻:你有本“盗墓笔记”,怎么得来的?

  卫某刚:都是自己写的,我们那边干这个的人多,在劳改队(看守所)认识了许多人,包括考古队和博物馆的人都有干这个的,我就跟他们学,然后记下来,干这行得学点理论。

  澎湃新闻:听说你还有个师父,怎么认识的?

  卫某刚:通过我弟弟认识的,当时他们一起盗墓,后来他看我也有兴趣,就说你要挖(盗墓)就来彬州。

  澎湃新闻:你们刚认识的时候就来盗过开元寺塔?

  卫某刚:具体时间忘了,那次来了以后就出事了,他跑了,我被判刑了。后来他在盗墓时盗洞塌了被压死了。

  澎湃新闻:你此前因为盗掘古塔被判过刑,清楚其中的法律后果,为什么还要继续盗掘古塔。

  卫某刚:我觉得上次失败不怨我,心里面有怨气,其实算上这次,开元寺塔已经被挖了三回了,之前都没有成功,我出来之后就是因为心里有怨气,才决定继续挖的。

  澎湃新闻:你怎么确定这些古塔下面就一定有地宫?

  卫某刚:这个东西……学嘛!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了。

  澎湃新闻:说说你们盗掘的经过,怎么从地下准确定位地宫的位置?

  卫某刚:定位仪器上有说明书,照着做就行了。开元寺塔因为距离比较远中间挖偏了一点,又重新校准重挖了一段,一共挖了270多米,都是工人挖的,每天大概挖四五米,挖成蛇形盗洞,因为上面还有下水道,为了防止积水倒灌盗洞坍塌。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想到盗掘古塔前先开个店铺作掩护的?

  卫某刚:总得有个名目留在这,开什么店因地制宜,有的卖小吃,有的开饭馆,有的卖蛋糕,适合干啥就干啥。白天做生意,晚上挖盗洞。

盗墓团伙使用的作案工具。盗墓团伙使用的作案工具。

  澎湃新闻:盗掘成功后,你们有对文物的价值做一个基本的评估吗?

  卫某刚:没有,不懂,别人给多少就算多少。各行有各行的规矩,我能得多少财是注定的,别人倒手卖多少钱跟我没关系,翻再多我也不后悔。

  澎湃新闻:你们有固定的买家吗?

  卫某刚:没有,都是到处打听,胡乱找的。

公安机关追缴的“板凳佛”。公安机关追缴的“板凳佛”。

  澎湃新闻:你们盗掘的都是舍利、佛塔和佛像,倒卖这些东西内心没有忌惮吗?

  卫某刚:以前没有这种感觉,我们盗墓的不畏惧神佛鬼怪,但这次被抓之后,感觉相信报应了。我们在盗掘好几座古塔的时候,都出了事,最多的一次死了三个人,我弟弟也死了,这里头死了好几个人。

  澎湃新闻:被抓的时候心里慌吗?

  卫某刚:不慌,我自己干了啥事我能不知道吗,早都有心理准备了。

  澎湃新闻:现在一审判决已经送达了,你对定罪量刑的情况有什么想法?

  卫某刚:我没上诉,判15年我还算比较满意,已经对我从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