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在把家乡“麻阳冰糖橙”打造成网络畅销爆款后,此刻在芒果园里,准备把成功经验复制到正值收获期的海南芒果上。

  梁勤然,白天在东莞亚洲一号智能物流仓上班晚上上网课,坚持4年后这个农村小伙在企业里圆了大学梦,今年秋天将投入到研究生的报考准备中。

  孙守一,他的日常是挨个拜访村镇诊所、卫生室、小药房,为他们带来药品选购建议,还教会了老村医使用手机和流行的App。

  他们,返乡不务农,却在一步一步锚定自己的价值坐标,换种方式与他们熟悉的乡村共舞。

  和“田园牧歌式”或“五环外土味”幻想不一样,这些 “新农人”们的日常,尽管有些琐碎平凡,但充满活力与机遇。

  90后大学生返乡创业卖橙子:离“褚橙”很远,但我还年轻 

  “你的理想,是像褚时健那样打出‘褚橙’的水果品牌吗?”记者在电话里问张海。

  “我感觉现在我还没有实力,可能以后会做到。褚老七十多岁再创业。我现在刚好三十而立,我相信我以后也能做得很好。”张海说。

  张海是90后,毕业于首都体育学院,曾是湖南省怀化市的短跑冠军。他没有选择像大多数同学那样留在北京,而是回到了家乡怀化。怀化下辖的麻阳苗族自治县有非常优质的橙子品种:麻阳冰糖橙。它个头不大,全身还有不太好看的麻点,却有着极佳的甜度。

  在过去,麻阳冰糖橙的销路主要是走线下的批发市场,2016年,一场极端天气让冰糖橙采摘和贮藏困难加大,导致流通环节更长的线下渠道出现滞销。当年在反思为何产品滞销时,麻阳当地政府提出了着重抓好电商平台建设和冰糖橙品种改良两大措施。

  张海看准机会,成为当地最早吃螃蟹的那批生鲜电商人:把麻阳冰糖橙搬到网上卖。“马上组织团队,开始做这件事。”

  作为曾经的短跑冠军,张海在创业这件事也展现出了极强的爆发力和行动力:开网店、一家家地去果农家里收果子、打包、发货……一气呵成。

  初期,麻阳冰糖橙在网络上的知名度还不高,头脑活络的张海,开始借助京东、京喜等电商购物节等各式营销活动,配合低价优质的“引流款”,打造“甜蜜有礼麻阳冰糖橙”品牌。

  “通过京喜社交电商平台,第一个月卖了将近20万单,一下子把麻阳冰糖橙的口碑打出来了。”张海介绍,刚开始有顾客觉得橙子上的麻点影响观感,但“吃到嘴里特别甜,瞬间态度又变好了。”最为直观的数据是,张海店里顾客的回购率达到50%。

  现在,张海的店冰糖橙一个季度的销量能有100多万单,达七八百万斤,合作的果农有五六百户,张海的电商和打包团队扩大至七八十人,2020年在怀化地区邮政快递的发货量位居第一。 

  去年的疫情高峰期,线下通路受阻,京喜推出了针对农场型商家、外贸型商家、工厂型商家的产业带厂直优品计划。在京喜平台的帮助下,麻阳当地的冰糖橙顺利全部走向线上,卖到千里之外的千家万户。“基本上全被线上销售完了,现在很少果农家还有果子。”

  京东针对农产品商家/农户发起的《电商促进农村消费调研》显示,在电商的助力下,农产品商家每年采购农产品的金额呈现爆发式增长,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了51%和82%。

  据张海观察,现在家乡多了不少返乡创业的年轻人探索电商生意,竞争激烈起来,短跑冠军转而开启了比拼耐力的长跑之旅。“我还想把产品做得更精细,品质标准比过去更高,品牌和包装设计也越来越好。”张海说,“今年我们一款彩盒装,卖了七八万单。”

  冰糖橙之后,张海想寻找新的水果品类充实网店产品,一年四季都能供应最新鲜的好产品。这次,他走出了家乡,但依旧是一头扎进了各地的果园农地里。

  相比过去在大城市里的生活,张海向记者表示很享受现在。“生活节奏变慢了,做得好一点就比较容易满足。”张海笑说,“但希望自己越做越好,同时能够帮助家乡带动一些就业,心里就会感觉到自豪。”

  从仓库打包员到管理180人团队:农村小伙儿自考本科,还要读研究生

  出生于1987年的梁勤然是广东省罗定市素龙村人,2008年,只有高中学历的梁勤然,没有像大多数同学朋友那样选择去珠三角的大工厂打工,而是加入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电商行业。

  从京东东莞地区基层仓库打包员做起,梁勤然无意中完整见证了中国电商和物流行业的高速发展期。“刚来的时候,仓库的作业流程没有这么细分,入库、上架、分拣、取货、出库、打包,所有流程都干。”梁勤然回忆。

  2019年,京东智能物流中心东莞亚洲一号(简称:东莞亚一)在麻涌正式落地,78台堆垛机组成的自动化立库和日处理订单超过200万件的智能分拣系统建成。简言之,东莞亚一能够支持华南地区的京东用户睡前下单睡醒收货,效率大幅提升。

  但是,越来越普遍的人工智能系统和自动化设备,会不会取代这些一线的物流工人?

  实际上,公司在技术上的发展速度很快,但他们也没有被落下。配合这些堆垛机进行货物拣选的,还有180多名队友。“司龄”十年以上的梁勤然,成为这个庞大的自动立库系统的管理者。

  如何用好这些智能设备,成了梁勤然的功课。自动立库里最重要的设备是智能堆垛机,这是一种可以在仓库的巷道上自由穿梭的机器人,梁勤然刻苦钻研,短短三个月不仅熟练操作,逐渐摸索出了人力与机器配合的最佳模式,还向技术团队提出了流程与设备优化的建议。 

  随着职位不断提高,梁勤然迫切感受到,除了勤劳肯干,还需不断地提升自己。为了补足学历短板,梁勤然还参加了“我在京东上大学”的项目。这是京东大学与国内知名院校合作,为员工提供在工作期间进行成人高等教育学习深造的机会,修完全部课程通过考核后可以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成为本科毕业生。

  梁勤然介绍,在他报名前,身边已经有不少同事尝了鲜,这带动他下定了决心:别人都读下来了,我有何不可?利用起下班后的时间上课,梁勤然捧起了物流、供应链管理到财务管理的书本,“在读的时候,工作也不能耽误,确实比较辛苦。”

  付出已有回报,对于团队管理沟通、绩效评定,梁勤然认为自己均有了更为体系化专业化的认知,在读期间职位晋升,公司给予了丰厚的奖励。

  今年秋天,梁勤然计划参加研究生阶段学习的报考,继续就物流管理进行深造。

  像梁勤然这样好学肯干的小伙儿,在东莞亚一还有不少。据梁勤然介绍,东莞亚一五千号人中,有七八成来自农村。

  京东一线员工中,也有超过80%来自农村,解决了超过20万农村地区人口的就业问题,通过提供稳定的收入、五险一金等福利,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就业路径,为20余万农村家庭和超过100万农村人口带来收入保障。

  “但不管是来自农村还是城市,在我们物流行业,只要他想学、能坚持下来,京东都能给很多机会。”梁勤然说。

  客户经理跑遍县里每个乡镇:基层医疗发展,我们在路上 

  “厂家的业务员、医药代表,他们跑业务肯定是‘顺着大马路’,在路边上就都有。但对于一些偏远的村镇,能拿到的资源就比较有限了。

  来自河北唐山市玉田县小庞各庄村的孙守一,上学时学的是中西医结合专业,现在是京东健康药京采业务的一名客户经理。

  药京采是京东健康旗下的第三方药品一站式采购及服务平台,连接着上游药企、供应与分发商和下游药店。孙守一所负责的片区是唐山市丰润区和玉田县及下辖的所有乡镇,他需要向这些地区的药店、诊所、村卫生室推荐药京采平台和服务。

  在进入互联网行业之前,他曾在传统的医药公司工作过几年,深知乡村地区医疗资源与城市的差距。

  在过去,这些药店和卫生所的进货渠道有限,接触不到外地的厂家和经销商,供应链效率低下,采购渠道混乱,药品短缺时有发生,甚至过期失效药品频现。现在通过药京采,可以在线上对接全国资源,“有特别多的医药厂家,同一个品种的价格、包装、规格、产地,都可以做实时对比。”孙守一说,过去自己接触新药,都要通过跑药交会,现在线上的信息丰富畅通得多。

  3月8日一大早,从玉田县的家里出发,孙守一一天的日程安排得紧凑。

  “县里的那家大药房,在药京采平台上的资质过期了,他自己不会操作,我去帮他上传一下新的资质。亮甲店村的诊所也是资质过期,因为都是药监局统一的。”孙守一说,“杨五官屯村有个客户,昨天在咱们平台下单,预留的收货电话写错了,我已经联系到商家按照正确的电话来邮寄订购的药品,我再过去帮他修改一下。还有肉张屯村的客户换手机了,要帮助他重新下载App,顺路看看附近其他村这些客户的使用情况……”

  琐碎,但足够重要: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103.1万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占比94.8%,是他们构筑了卫生健康服务体系的网底。

  诚如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特聘教授、河阳乡村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月枝所问,如何让商业的便利与公共服务的便利更好地在乡村协调起来,这是一个重要的协调发展问题。京东健康药京采,提供了一项切实可行的思路,在药京采平台上,基层诊所、药店占比正逐年增长。

  “村卫生室的医生有很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村医。”孙守一说,“智能手机可能也不太会用,我教教他,他们也拿我当家人和朋友一样。”

  京东:乡村振兴“奔富计划”,“三年带动农村一万亿产值成长”

  张海、梁勤然和孙守一,他们的职业各有特色,但都是乡村经济振兴的缩影,背后体现的是3种乡村振兴的模式:物流基础设施带动当地就业,供应链优势助力特色农产品上行,利用技术助力乡村经济、为乡亲们带来更美好的生活。这其中,以京东为代表的数字、实体经济融合型企业和围绕他们而生的从业者,实现了经济与社会效益的共振,成为乡村振兴建设的坚实力量。

  今年两会期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明确提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强化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推动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 

  据了解,京东从2016年1月与国务院扶贫办签署《电商精准扶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与全国100多个县签署电商精准扶贫合作协议,五年来帮助全国贫困地区上线商品超300万种,实现扶贫销售额超1000亿元,直接带动超100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

  在助农领域,京东自2015年即提出农村电商战略——工业品进农村战略、农村金融战略、生鲜电商战略,截至目前京东平台实现农产品交易额超5800亿元,打造了农产品上行的主渠道。

  2021年一号文件宣告了从脱贫到乡村振兴的转变,京东也为乡村振兴提出全面的“奔富计划”,以数智化社会供应链为基础,发挥自身供应链、物流、金融、技术、服务等五大核心能力,从智慧农业、新基建打造、产业带帮扶、供应链赋能、金融支持、生态体系等方面入手,打通农村全产业链条,推动乡村振兴。

  2020年10月,京东发布“三年带动农村一万亿产值成长”的目标,致力于助力一大批乡村走上持续发展的高速路,帮助更多农民实现共同富裕。

  让乡村“活起来”又“火起来”,以京东等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力量加持下,将带来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