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共享充电宝再现涨价潮

  据有媒体报道

  部分商圈和医院等场所充电要3-4元/小时

  酒吧夜店高达10元/小时

  而早期价格只要1元/小时

  有用户未及时归还充电宝

  一天花掉99元

  等于买了个充电宝

  对于涨价

  用过的用户都有切身体验

  随便充个一两小时

  都得花费十来元甚至更贵

  和当初商家大规模推广时形成了鲜明对比

  性价比严重降低

  不少网友直言

  “以后不用了”

  澎湃评论 | @共享充电宝:韭菜好割也要注意姿势

  从资本的角度看,在商言商,投资人和品牌方不是做慈善的。而且,共享充电宝既不是公共必需品,也不是垄断行业,市场竞争还算比较充分,因此定价高,也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是真实运营成本的一种反应。

  这一点可以从相关企业公布的招股书看出来。以怪兽充电为例,其营收从2019年的20.223亿元,提升到2020年的28.09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但净利润和净利率,都是大幅度下滑。说白了,如果不继续提价,商家基本挣不到什么钱。

  然而,价格水位,必然是有一个用户接受度临界点的。如果价格太高,那用户还不如自己携带充电宝。所以于商家而言,资本逻辑仍然得建立在用户接受的前提下。

  商家冒着用户流失的风险,也要靠不断涨价来维持利润,本质上还是因为,共享充电宝现在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

  遥想当年,共享充电宝能够大规模流行开来,无非是趁着共享经济的风口,采用烧钱战略来低价推广获客。不只是共享充电宝,像共享单车等,都是采取同样的模式。

  这就造成一个矛盾的局面,投资方烧掉的钱要补回来,还要有足够的盈利空间,但靠低价吸引来的用户,未必会有很强的埋单意愿。

  因为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存疑,当年王思聪有个经典的共享充电宝赌局,认为共享充电宝不可能活下去。现在看来,共享充电宝依旧活着,并且一些品牌公司正谋划上市,但这并不能说明王思聪赌输了,也不能说明共享充电宝现在的商业模式取得了胜利。

  因为从目前来看,共享充电宝的持续盈利能力,依旧是存疑的,至少和它现在的市场规模不成正比。而它又不是高粘性产品,在不断涨价的盈利压力下,用户流失的问题只会越来越凸显。

  方便、便宜,可能是绝大多数用户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原因。所以,对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资和运营方来说,还是得在商业模式上有所突破。

  韭菜好割,也要注意姿势,连“茬”一起割了,无异于杀鸡取卵、涸泽而渔。在产品缺少足够用户忠诚度的前提下,不顾用户体验,将涨价当成唯一的盈利路径,用户就会用脚投票,最终影响的将是行业长远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