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给贾飞开的证明。在警务通系统中,贾飞仍警方给贾飞开的证明。在警务通系统中,贾飞仍"涉毒"。

  因与老家一涉毒人员同名,河南小伙贾飞阴差阳错地“被涉毒”,2007年在青岛第一次被警方误抓,证明“清白”后,麻烦并未终结,每次坐火车都胆战心惊,甚至由于屡屡接受警方的检查与女友分了手……记者获悉,目前当地警方正在向上级申报此事,以尽快删除贾飞的“涉毒”记录。

  在青上学被当“毒贩”抓

  “当时我正坐在网吧上网,突然来了几个民警,把我带到了派出所。”5月31日,贾飞在电话中向记者讲述了他在青岛第一次“被贩毒”的经历。据其介绍,2007年6月23日,他在青岛一高校上大一,当天到一家网吧上网,坐下不到半个小时,民警就来到网吧,告诉贾飞“跟我们走一趟”。一名民警拿出一张纸,上面印有贾飞的身份证号和照片等,同时还有一项涉毒的犯罪记录。

  后来,贾飞从警方处获悉,当年5月份,“自己”曾在河南老家固始县一歌厅内,向他人兜售毒品,涉嫌贩毒并被当地警方列为网上追逃人员,需要等固始县警方前来调查。被拘留了约30个小时后,固始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两名民警赶到,开始做笔录。期间,贾飞多次向民警解释,自己正在上学,5月份一直待在青岛,根本没有时间回固始县贩毒。

  多次交涉后,贾飞终于与学校领导取得联系。因贾飞在校期间表现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和荣誉证书,学校方面向警方提供了很多证据,确定贾飞并未参加涉毒活动。在发现抓错人后,警方这才放贾飞离开。

  坐火车屡遭“关照”

  事后,贾飞得知原来自己与一名在逃的固始县本地的贩毒人员同名。一个月后,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贾飞”被警方抓获。

  “本来以为这是个巧合,解释清楚就没事了,所以也没放在心上。”贾飞说,然而自打被“误抓”,这件事在不少同学间传开了,甚至有不了解情况的同学真的以为他曾贩过毒。

  2011年,贾飞回到河南工作。“因为工作需要,我要经常出差,在2013年6月坐火车时,我又被锁定为毒贩。”贾飞说,当时乘警检查车票和身份证,用警务通扫描他的身份证时,突然响起了警报声,信息显示自己涉毒。乘警将其带走,并对他的行李进行了仔细检查,“连口香糖都扒开看”。后来经过一番交涉,乘警经过确认,这才没耽误他下火车。

  之后,贾飞和父母曾多次来到固始县公安局和河南省公安厅,希望能解决自己的难题。“2013年8月份,固始县的两名民警来找我,其中一位当年曾去青岛调查过我,他们说我的错误记录已经消除。”贾飞说,然而麻烦并没有消除,之后他出差,经常在火车站和住宿时被查。

  难证清白女友离去

  因迟迟无法消除“涉毒”记录,固始县警方2013年为他开出了证明,称贾飞遭另一犯罪嫌疑人丁某诬告陷害,经调查已排除贾飞的作案嫌疑。尽管证明在手,但是在乘坐火车时,信息库中贾飞仍是“涉毒”人员,警方证明的真伪性也时常受到质疑,仍需要进一步确认,贾飞受到的盘查并没有明显减少。

  此外,贾飞的工作和生活受“涉毒”的错误记录拖累。因乘坐火车和住宿不方便,贾飞正常的出差受到影响,工作业绩也受到牵连。身边有的同事朋友也对他议论纷纷,尽管自己尽力解释,但是无法消除他们的误会,平日里感情也变得疏远。据贾飞介绍,2013年8月份,他和认识不久的女友乘火车去开封玩,在火车上又遭遇了“涉毒被查”,自此女友也对他产生质疑,使得两人关系僵化,最终导致不欢而散。

  ■警方回应

  被人诬告导致,正想办法解决

  “对于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我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没有经过缜密的排查,就可以随意将一个人冠以逃犯的罪名网上通缉。这一切原本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可是依然还在继续着,我真心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像一个普通公民一样坐火车,不再受到特殊关照。”贾飞说,自己背负“涉毒”污名已经8年,而证明自己的清白之身很麻烦,这件事给他的工作生活带来严重的困扰,“希望警方能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不想把涉毒的黑锅背上一辈子。”

  5月31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固始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因是周末,相关工作人员休息,无法就此事作出回应。不过,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固始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一名负责人曾表示,贾飞的遭遇确属信息录入错误,正在想办法解决,并称“出现错误的原因是嫌疑人丁某某的诬告陷害,造成贾飞被网上追逃。”这名负责人表示,2007年贾飞在青岛遭“误抓”后,警方就及时进行了纠正,当时的办案民警因此还受到过处分,为了解决问题他也专门前往郑州四五次,“但因权限有限,目前正在逐级向上申报,也希望尽快删除。”记者 王洪智

  更多阅读:

  男子因纠纷将女司机打流产 次日自己老婆也流产

  快递员上门取件将女客户压在床上强吻

  臭豆腐引发大客车行李箱自燃(图)

  男子遭女友虐待1年 被食盐撒眼烟蒂烫伤(图)

  地铁男乘客疑对着女性自慰 被拍下举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