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秀梅用救助管理站的电话与远方亲妹妹通电话说郁秀梅用救助管理站的电话与远方亲妹妹通电话说

  16日上午9点多钟,当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决定将郁秀梅护送返乡时,这位来自江西省上饶市玉山县的57岁流浪妇女激动万分。临行时,她用救助管理站的电话与远方亲妹妹通电话说,这下自己就不愁了,总算有好心人送她回家了。

  “这名妇女说话稍微快一点我们就听不懂,幸亏她有张小纸条,上面记着一个电话号码,我们是根据这张小纸条才找到了她的亲妹妹。”救助管理站负责人董先生告诉记者,1月15日晚,泗洪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将这名妇女送了过来,移交时,泗洪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只是说,是泗洪县桥南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报警后,将这名流浪街头的妇女接到他们救助的,既没有相关户籍信息,也不知道这名妇女叫什么名字。

  “我们接收以后,首先是安排食宿。查询她的身份就是个大麻烦,因为这名妇女情绪很激动,语速也很快,很难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好在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有她妹妹的电话号码,这才确认这个名叫郁秀梅的救助对象是江西人。”董先生介绍说,电话拨通后,一名女子在电话中说,她的姐姐名叫郁秀梅,一个多月之前就外出了,到杭州后曾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后来就杳无音信了。工作人员当即让郁秀梅接听电话,双方用当地方言进行长时间的通话。在通话的同时,郁秀梅一直在掉眼泪。

  记者随后与远在江西的郁秀梅的妹妹通了电话,对方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向记者介绍说,她姐姐刚刚将自己的遭遇都告诉她了,原来她姐姐是被人骗了。 据对方介绍,郁秀梅的丈夫早就去世了,孩子出去打工也不在家。一个多月前,郁秀梅只身去了杭州,以捡废品为生。10多天前,她在杭州火车站捡拾废品时,一个中年妇女与之搭讪,说愿介绍她到苏北当保姆,远比捡拾废品收入高。不识字的郁秀梅信以为真,被那名妇女带到了苏北。结果那个人并没有给她介绍去当保姆, 而是把她交给一个60多岁的丧偶男子,让她给这个男子当老婆。“我姐姐死活也不愿在那‘填房’,好不容易才逃跑,幸亏遇到了宿迁好心人报警,我姐姐才得到救助。”

  由于郁秀梅身无分文,市救助管理站决定派两个人将其送往徐州市救助管理站,然后再由徐州方面将其护送到江西她妹妹身边。登上救助专用车辆时,郁秀梅不停地向救助站工作人员挥手致谢,她说安全到家后,一定叫妹妹打电话来报个平安。